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Relationship(LMSS/G)

嘲笑者

“混血?”Lucius高傲的扬了扬头。

“是的。”帕金森家继承人有些不屑的答道,似乎只是提起混血这个词都让他恶心半天。

“低劣的出身,贫穷的家庭,自甘堕落嫁给麻瓜的母亲,和泥巴种的不清不白,阴沉冷漠不招喜的性格。”

“噢,他竟被分进了斯莱特林。”Lucius故作夸张的惊叹 “所以是什么让你如此费心去关注这样一个不在同一年级的新生,嗯?”随口调侃友人,看着对方面上闪现出恼怒的神彩。

“我猜他拒绝了某些请求。”

帕金森的面色有些僵硬。

“你早该收敛收敛了。”Lucius有些冷淡的点出帕金森此番谈话的目的。

“Severus Snape...”

他记起一双漂亮的黑眼睛。

嗯... 容貌尚可,但名流圈子里比这出色的可多了去。 拒绝权势正盛的帕金森,对于一个毫无背景的斯莱特林可不是个好选择。

他倒是期待这莽撞的结果呢。 爬上帕金森的床,被玩玩然后抛弃?

“我想你跟他说了让他再仔细考虑。”

提起这个,帕金森的脸更黑了“是,然后他更直白的拒绝了一遍。”

Lucius毫不顾忌贵族形象的大笑出声“好,真是好!”

“Lucius...”阴沉沉的磨牙声传来。

Lucius立马端正自己的仪态正经道“没想到风月老手帕金森也有栽了的时候。”

“还是那句话。毕竟也是个斯莱特林,别太过了。” 送走前来诉苦反被嘲笑的帕金森。 Lucius倒是觉得这个小学弟意外的有趣。

不久后,斯莱特林里传开了一个消息。 Severus Snape是个低贱斯莱特林混血。

瞧瞧,多么可怜。 排挤,歧视,欺辱。 仅仅因为他得罪了一个不应得罪的人。

这一切自然是Lucius默许着放任帕金森去做的。

可惜。

Snape依旧我行我素。


有意者

身为级长也是担任着巡夜的职责的,Lucius一路抱怨着耽误了他宝贵的睡眠,一路百无聊赖的走着走过千万遍的地窖。

在接近一条偏僻的走廊时,似乎有什么声响传来。 果断的给自己施下幻身咒,隐到黑暗的拐角处,却出乎意料的发现,是那个Snape和两个三年级的斯莱特林学生。

“噢,这不是低贱的斯莱特林混血?”

“半夜三更,一个人,偏僻的走廊。要去做什么?”

Snape只是冷冷的盯着这个吊儿郎当的人。 他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明显来者不善。

看Snape并不接话,高个子学生稍微笑了笑“呦,还挺倔。怎么,要去找帕金森少爷了。”

“不如也跟我试试看,小混血?”

Snape自然听懂了他言语中夹杂的肮脏暗示。

“滚远点。”他拿出了魔杖。

“滚?我怕你会求着我离你更近一点呢。”说着也不顾那直指他的魔杖更加走近。

“力松劲懈。”

Severus的魔杖掉在了地上,人也靠墙支撑着才能稍微稳住自己发软的身子。

一个个子稍矮的学生从阴暗的角落转出,又补了一个静音咒。

高个子得意的扯过那个无力反抗的人,捡起Severus的魔杖开始挑他的衣服,小个子则利落的翻出一瓶浅蓝色魔药强行灌入。

试图反抗,却抵不过无力的身体和那瓶奇怪魔药带来的一阵阵热潮。

不!不!

惊怒交加的Severus晕了过去。


施恩者

Lucius并没有急着现身,他本想看看,他到底会怎么做。

到底年幼,警惕不够,对事情后果预料不足。

眼看着那人上身的衣服几被褪净。

是时候了,他解除了身上的咒语,顺便打破了静音咒“我就说今天有些不好的预感,看看这是怎么了,两位斯莱特林攻击了另一位斯莱特林”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散落在地的衣物“并且还打算做些什么?”

两人显然认出了Lucius。

很好,他们还没有愚蠢到公开顶撞一个高年级的学院级长 “那么,费尔奇那里劳动服务两个月。” 无视那两人敢怒不敢言的眼神,他轻轻的抱起昏倒在地黑发斯莱特林,留下了一个高傲的令人跺脚的背影优雅从容的离开了。

他不会扣自己学院的分,但是身为级长,这样的事情也是不允许在眼皮子底下发生。手段还如此卑劣。

抱着的人轻飘飘的没有分量,却有热度。 Severus下意识的渴求着一些冰凉的东西,他情不自禁的磨蹭着,扯着自己被拢上的衣服。

混血拒绝贵族,要么是混血太过不知情识趣,要么是贵族不够有魅力。现在看来,显然是后者。

小家伙急切的拨弄着自己的衣服,还不停的往自己身上蹭。裸露在外的皮肤泛起淡淡的红色,纤长而浓密的睫毛颤抖着。

青涩而纯洁,无怪帕金森会蠢蠢欲动。

他把人带回了级长休息室,找出了常用的解剂给不安分扭动着的小黑蛇灌下。

噢,在大半个Hogwarts的少女少男都想和Malfoy少爷来上那么一段风流韵事的情况下,这点药可是必备品。

“你...谢谢。” 看清了Lucius的面容之后,Severus有些别扭的道谢。

他知道这个人,总是和那个帕金森走的很近。不过他没有把自己交给他。

Lucius弯起眼眉,笑意懒散。

“Lucius Malfoy. ”

“Severus Snape. ”

“一个级长,放任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到的。”

“...我...我是说你没有...”

“咳..”Lucius咳嗽了两声,作为一位绅士的贵族,他当然不会趁人之危。

“把我交给帕金森。” 醒悟了自己的奇异的误会,Lucius有些尴尬的扭转话题“自然不会。“

”以后不要深夜里一个人出来。你明白,Hogwarts夜里不是那么安全。“Lucius扫了眼那人依旧有些零落的衣衫“不是每一次,你都能像今天一样幸运。”

Severus仰视着那人,脸上仍带着丝丝红晕。 他乖巧的点点头。

Lucius不禁失笑,这是就是帕金森形容的牙尖爪利的小野猫?

“以后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你先在这休息吧。”


报恩者

“醒醒?” Lucius轻轻摇着在自己寝室门口睡过去的Severus。

那人睡眼朦胧着掏出抱在怀里的小包塞到Lucius手上。

“...这是...”

“还给你的。” 说罢,Severus就匆忙的跑了。

一头雾水的Lucius拆开包裹,一堆瓶瓶罐罐。标签上是那人瘦长有力的字体。

迷情剂解剂

魅惑剂解剂......

Lucius哭笑不得,不过魔药质量倒是上乘。

一个一年级的的学生,并不富裕,那么这些药剂的出处......

---

“是我自己熬的。”

“我假设一年级还没有学到这些解剂的制法。”Lucius眯起眼睛,盯着那只正不安的搅动手指的小黑发斯莱特林。

“图书馆。”

“那么...我有幸与你合作吗,Severus?”

“抱歉?”

“也许我的请求或许唐突,但你知道,有些额外的收益总是不错的。”

“请..请容我考虑考虑。”

“没关系,想好了随时来找我。”

无关者

“嘿呦,小家伙这是决定投向我的怀抱了?”帕金森嬉皮笑脸。

“我想我早就说的够清楚了。我能假设您的智慧超过了一只门把手?”语气是遗憾而惋惜的“显而易见的没有。”

“那你来我的寝室干嘛?”

“您的单人寝室吗?自信过度的帕金森先生。”难怪Lucius学长老是和他一起。

“你的父母教过你社交礼仪吗?无礼的小家伙。” Severus的面色骤然冷了下来“很抱歉,确.实.没.有。”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尴尬。更准确的说,是帕金森单方面觉得很尴尬。

“两位这是打算在门口作摆设吗?”Lucius戏谑的声音及时的传来。

Severus的脸刷的红了“我..我..我..他他他..我是来...”

“进去说。”Lucius自然的打开了寝室的门招呼Severus进去。

被孤零零晾在一边的帕金森风中石化,谁来给他解释解释为什么他看上的人会突然和Lucius混到一起去了!他没看错吧,那只小野猫竟然还脸红了!结巴了!从小就没争过过Lucius的帕金森悲剧泪。


合作者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嗯。但我只是一年级新生。” 无权,无势,受尽欺凌。

"Malfoy总是会向他们的合作者展现足够诚意的。" "你要什么魔药?"

"这个倒是不急。两年的时间,让我看看你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

"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很看好Severus的魔药天分。”Lucius轻笑着巧妙的绕开了话题"你要学的还很多,Severus。"

"对于斯莱特林而言,你太单纯。"

"也许吧。"他不甚在意的付之一笑。


投诚者

"我只愿将我的忠诚献给伟大的主人,成为食死徒。"Severus的声音冷静而沉着。

"黑魔王赐予你这份荣耀。"魔杖一挥,他的左臂便烙上了将伴随一生的印记。

---

"为什么要这么做,Severus?"

"自然是追随伟大的主人。"

"你本不该卷入这些是非的。"

"又有几个斯莱特林能置身事外,关于魔药的事已经有人来找过我两回了。"

"这些年你变了许多。"

"不如说本性如此,你我都是斯莱特林,这点你不是再清楚不过吗。"

Lucius笑起来"我自然是没看错你。"

魔药大师也勾起一个寡淡的笑容"你一向有眼光。"


旁观者

婚礼隆重而华丽,十分符合那人的贵族品味。 Lord甚至亲自来主婚。

他是Lord的左右手,他是Lucius的至交好友。

坐上宾,前排到与新郎新娘同席。

他能清楚的看到Narcissa幸福的微笑着,娇羞的伸出手由Lucius单膝下跪着给她戴上那枚戒指。

一对新人向他走来。

Severus略微勾起嘴角做出一个笑容“恭喜了,Lucius.”

“多谢,Sev。"

"真可惜你不是伴郎。”

“当伴郎做陪衬来凸显你的光辉吗?”

“Severus,你的冷笑话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Lucius摇了摇手上的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Severus的脸颊“我们去下一桌了。玩的愉快,亲爱的Severus。”

离开热闹的婚宴已是深夜。

Lucius喝的烂醉,看得出他那份发自心底的愉悦。 而他飞路回Hogwarts,走在阴暗的地窖走廊里。

他记起多年以前第一次认识Lucius的时候,他告诫自己不要随意夜游。

现在,他是那个走夜路的人。

握紧魔杖,警觉前行。

却再也没有一个人来救他脱离黑暗。

“不是每一次,你都能像今天一样幸运。”是啊,他后来总是不走运。改变了那么多,终究只是旁观者。

大概是因为,遇见他,就花光了一生的好运罢。


Fin.


ps我大本命LMSS简直冷cryyyy了啊啊啊啊难道真的没人萌嘛?!!心塞塞π_π这篇基本没跟原著走,狮院的线也没提。大概就是Lucius完全一副直男加好好公子形象和教授单恋无果【偶尔虐本命是我的恶趣味哇咔咔】


评论(13)
热度(109)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