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同人】道士下山·山居篇·上(查周)

Attention!

第一次写民国文没经验,如果文风走偏请高抬贵手。

背景之类历史不好也求别喷。剧情完全根据电影和我的神脑补╮(╯▽╰)╭…

最后,求赐文名,因为我实在是取!名!无!能!

这里是第二篇的上【第二篇可能有上中下…不要看我我在望天,都怪我屁话太多了啊…】

山居篇·上·戒毒

查老板既不知道这要上的是哪座山,也不晓得要修的是什么功法,就凭着人家一副柔和的笑靥,说要伴着他,便死心塌地的应了下来。

现下已经走在路上的查老板觉得自个儿大概算是给鬼迷了心窍。

这一上山,那浮华艳俗红尘里,可不就真真少了位戏中人。但这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上了山,又怎知不是一折子自个儿谱的新戏?只是这折子里的苦辣酸甜,便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周西宇循着记忆,带着查老板往那幼时待过的山上去。

他父亲那一脉也不知自哪一位祖上起便世世代代的住在山里头。等到了他父亲那一代,家中香火凋零,竟只得他爹这一根儿独苗,是以山中人家就算日子清苦,也是把他给捧在手心里疼。

说来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儿,他那爹学得了一身祖传狩猎技艺,自恃有几分本领,便想下山去闯。谁知刚下山,便巧巧赶上西洋蛮夷来侵。烽烟起,九州动,将衰的王朝摇摇欲坠。底下人就机趁势争做乱世英雄,三教九流牛鬼蛇神纷纷粉墨登场。

那年头啊,山里人到底淳朴了些,又哪能在将变不变的世道里讨的了好。这不是,没过多久就叫人给骗了,还被打了个半死。好在他命不该绝,遇上一心善女子,才堪堪捡得一条性命回。

再来说这好心女子,救下个落魄少年带回家里偷偷养着,细心陪伴,妥帖照料,一来二往的几个月下来,竟萌了情意。

后来怎么着了?你没猜错,这女子后来便做了他娘亲。

娘家里头世代学医的,他外公也是那一带小有名气的郎中。家境虽不言富贵,也算得小康之流。这样的家世,又是独女,嫁个山中猎户到底委屈了不是。怎奈熬不过娘的一再坚持,外公也就应下了这门亲事。

他听同村的人说,娘嫁过来那天,锦被衾裘,檀柜香木,首饰金银可是足足抬了六大箱子,这还罢了。第二天新娘子拜见公婆,隔壁的小孩偷偷瞅着了,回头就给家里人讲,那娘子好似天仙下凡哩!

众人一开始自是不信的。直到那周家小子陪着妻子回门跟村里人打了个照面,大家才晓得这周家娘子容貌虽无童语中那般夸张,却也真是清秀动人气质如兰。一时间儿,村里有家室的没家室的男子,无不羡慕那周家小子交了好运得了眷顾。

而他爹自打下过山了,晓得了人心险恶。娶了娘后也就不再提什么闯荡之事,反倒留在山中安稳的承了家业,养家糊口。

没过多久,娘又有了他。一家人的生活虽清贫了些,总也算得幸福美满。

大概村里所有人都以为生活可以就这么平静温馨下去直到永远罢,谁能料得异变陡生呢?在小周西宇六岁那年的夏天,夜里头下了场大暴雨,山上泥流滚石落下,也就顷刻,便将这小山村和睡梦中的人摧毁殆尽了。而小周西宇却因着外婆病重,和他娘一起回家探望才侥幸避过这一劫。

说来也是奇了怪了,村子少说有几百年历史,这般暴雨不是没有过,但从未出过这种村毁人亡的惨祸。

可究了这悲剧的底子,竟还是人惹的祸。 一方水土一方人,山里头的人,可不就得靠山吃饭。而这小村里日子安逸了,人就越来越多了,人越来越多,这山就喂不饱所有的人了。加上世道乱了,人心变了,周家安分守己留在村里头,可挡不住别人家的想下山过好日子另谋出路。但说起这下山下山,空手自是不成的。于是个个都打起了山顶头林子的主意,下山的人越来越多,砍了木头去变卖钱财的也就越来越多。这不,没几年就自食恶果了,白白累了那些老实在村里过活的乡里乡亲。

再说周西宇他娘,在老父家中听得这山上出事的消息,登时就撅了过去。悠悠醒转之后抱着儿子痛哭了片刻,就把小周西宇托付给了家里,要回山寻她丈夫。外公禁不起她苦苦哀求,也拦不住女儿,只得任她去了。

谁想这一去就没再回来。

原来这雨后的山间小道湿滑泥泞,他娘又记挂着丈夫神思不属,一不小心就坠下了山崖,只留得一只碧玉钗子钩在了路边石缝里,教上山勘察情况的人给带回来,交给了老爷子。

周西宇他娘出嫁前姓沈,这沈老爷子短短几日里,丧了女儿女婿不说,就连一直相伴的妻子也因这天灾人祸,沉疴不起撒手人寰。

可叹这沈老爷子一世为人谦和,君子品行,妙手仁心,治病救人,最后竟只落得年幼孙儿在侧侍奉,不可不谓世事无常。

周西宇快满八岁时,沈老爷子便去世了。

他临死前将那玉钗给了周西宇要他好生收着,交代他去北平太极门找一彭姓中年男子。还说如果被问起来历,就报上他沈老爷子的名字,道一句故人请托即可。

而那姓彭的中年男子,正是周西宇后来的师傅。

他听师傅说过,当年沈老爷子救过他一命,收周西宇为徒就是为还那一份恩情。但这周西宇一表人才,潜心修武,成了他的得意弟子,又是后话了。

"到了。"

周西宇停下脚步等着身后的人追上。

眼前这河湖清浅,山青如黛。

"这是什么山?"查老板有些好奇地问出了声。

"这山没有名字,但我爹娘住在这儿。"

原来如此啊,查老板想了想,问道"叔叔阿姨还好吗?"

周西宇的语气平静而温和"他们都去世了。"

"抱歉。"查老板垂下了眼睛,似乎要把地上盯出朵花来。

周西宇瞧他一副歉疚模样,反倒笑了笑来安慰他"没关系,我那时还小,不怎么记事儿。"

这人没的是亲生爹娘,再小的年纪,怕也是会痛的罢。

轻飘飘一句没关系,便听的查老板鼻子发酸,他蓦地想起自个儿被视如亲人的义父扫地出门那会儿心里的凄苦来了。许是勾起了不妙往事罢,查老板觉着浑身都开始发寒。

"你怎么了?"周西宇蹲下身子,扶住了他。

原来他竟双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心脏开始一突一突的跳动异常。

这是…发瘾时的症状。

"毒…瘾…"胃肠也随着心脏的抽搐开始发虚,脑中似有一柄大锤重重地击向神经,眩晕且疼痛。

方才还好好的人,突然间变了模样,周西宇愣住了。他师父的门训极严,是以门中人万万不敢以身试法。而后来离开师门,他便参了军上了战场。所以也没见过那些瘾君子发作的样子,更别谈知道怎么才能让他好受些了。

查老板躺在地上蜷着身子缩成了团儿,还是抵不住那阵阵寒意和反胃的感觉。

被嘲笑没爹没娘的酸楚,给人暗害的愤怒,不被义父信任的心碎,前途未卜的迷茫,流落街头的无助,受人冷眼的不甘,千般滋味儿一齐涌上心头,一时之间,只觉悲苦的不行。

"仙膏…"他忽的想起那仙膏妙处,忘忧解尘不说,更可无我飘然,快活似神。

"给我…仙膏…"一双桃花眼泪光楚楚地盯着自己,仿佛求他给个解脱。

周西宇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个人软弱退让的样子。

"你要戒了它,它给的快乐是虚幻的,都是假象,清醒之后这人世苦楚你一样也逃不掉。"

逃不掉…

逃不掉……

逃不掉………

仿佛着了魔似的,他脑子里反复回荡着这最后三个字。

对,他说的没错。

逃不掉,一样也逃不掉。

查老板仰头看着说这绝情话语撕开幻梦表皮逼得他去看血肉模糊现实的人,更加难受了。

君子谦谦,清如优昙,气度高华,净如美玉。端得是一副好相貌,一番好风骨。

再瞧瞧他自己,不修边幅,卑微如泥。这一思来,更是想起他闻得自己是瘾君子时眉头微皱,一片淡漠的神情来。

也对,这般人物定是瞧他不起的。

查老板越发抖的厉害了,连冷汗都涔涔的渗出了额头。

自己的话好像让他更糟糕了,但他必须说清事实,认了现实,才能真正坚定意志。

周西宇接着道"知道逃不掉,就别逃了。"声音清雅柔和,直灌心底"我跟你一起面对…不离不弃。"

说罢,他干脆也坐在了地上,把还在瑟瑟发抖的人箍进怀里,试图用自己的温度暖暖那人发寒的身子。

查老板贪恋着这股温暖,不自觉的又往人家怀里缩了缩,忍着虚软无力的身子跟他点了点头算作应下了这不离不弃之诺。

瞧着怀里人渐渐安定乖巧了下来,周西宇心底长叹了口气。

这还只是,第一次。

查老板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他独自躺在一张垫着衣服的石床上。

"周西宇?"他有些失措。

日光斜斜射入洞口,映得一地昏黄。

山洞外转入一人,正是周西宇。

"你醒啦?"显然是有些惊喜的语气。

查老板点了点头,问道"这是哪儿?"

那人不答反问"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儿吗?"

毒瘾发作,幻思缠身,自是不能忘的。

"多谢你。"

周西宇微微一笑,又打量了眼这石洞,仿若思忆起什么美好往事"这洞穴在山顶,是以前爹带着我打猎时无意中发现的。现下正好可以一用。"

查老板有些疑惑"你爹娘的…旧居呢?"

"泥石流给冲垮了。"看着他仍自有些惊愕的眼神,周西宇便简要的跟他解释自个儿爹娘和村子里遭的事儿。

"你不难过?"

"也没什么,他两定会黄泉相会,来世再做夫妻。"周西宇连这话都是笑着说的。

"………"老天爷可不就爱开玩笑么,这人比他还惨些,偏生又比自己坚强通透许多。

"嗯…你在戏班待过,可知那…"他皱眉思索了会"也不是什么戏,一曲小调罢了。"说完,便将旋律给哼了出来。

查老板当过那戏中人,对这些个诉情表爱,互名心志的小调自是熟悉"可是那…藤缠树?"

"不错,就是这么个俗名,但我总也记它不住。你…会唱吗?"他娘很喜欢这曲子。

查老板故意沉默了会,还是禁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真该再多看看某人那副明明期待又纠结犹豫的样子啊。

"自是会的,但我得先喝口水吃些东西。"

"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周西宇这才将手上提着的一包东西递给查老板。

"这山间没什么好吃的,今晚先将就些果子,待我明日去找找以前那些打猎的工具,便不用再愁这些了。"

"你那时不是还小,也会打猎了?"查老板也不是个在乎吃穿的人,随意拿了个果子便咬了一口。

不错不错,甘甜水润,清爽得很。

"我爹只教了些粗浅入门的功夫,但我看他打过野物。"周西宇也拿过一个果子咬了一口,酸的他直皱眉。

"你挺厉害么,看看就会了。可惜……"他故意拖了个长音"聪明的人运气会比较差。"

查老板说罢,又笑眯眯地摸了个果子来,一口咬下……

果然这玩笑是说不得的。

周西宇瞧他愁眉苦脸的模样,也不禁乐了。

两人之前虽遇过波折受过挫败,但到底是少年人,这山间只他二人,又是好景当前,玩闹间便忘了那红尘忧愁,俗世烦恼。

夕阳的余晖渐渐散去了,月亮攀上枝头,遍地镀上水华般澄澈的银辉。

查老板跟着周西宇出了那山洞,坐到了山尖尖的一块大石上。

月朗风轻,蝉虫微鸣,老板清了清嗓子,开口唱道"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连就连……不怕永世堕轮回,只愿世世长相恋……不羡西天乐无穷,只羡鸳鸯不羡仙。"

周西宇听得这一曲,脸上不由泛出些笑意来。

娘在小时候总唱这一曲给他听,不,应是唱给他爹听的,他顺带沾光。

百年之约,世世相恋,真该是神仙眷侣罢。

莫说三年,不过短短几天之差。爹一定会等得娘一起饮那孟婆汤,过那奈何桥,然后轮回转生,十数年后,再相见。

"我唱的不好么?"查老板瞧着身边人神情似笑非笑的,一副有些失望,又有些憧憬的模样。

"不…你唱的好极了。"这一曲教男子唱来更有些执着坚定,不似女子般悱恻缠绵。

查老板听罢勾了勾唇角,说道"其实这曲子…我一直觉着有些可怖。"

"怎么呢?"周西宇有些不明这可怖之说。

"这感情太痴了。痴等,痴恋,痴守……佛曰因爱生忧,因爱生怖。细细想来,总觉怨气太重,让人背后生出冷汗来。"

"查老板见解独特,想来也确是有些道理,但…"他挑了挑眉,瞄了眼等待下文的人"但若是真心,便会晓得,等的那个人,总会来的。"

两人一时无话。

查老板是给惊住了,周西宇却是不知再如何开口。

最终,还是周西宇先打破了沉默"山间夜凉,你身子不好,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查老板胡乱点了点头,撑起身子,不曾想刚刚站起就觉腿一麻,差点一个趔趄滑下石头,好在身边人反应快一把扶稳了他。

查老板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大概是坐久了。"

二人又抖了抖身上的尘灰,这才走下大石回到了山洞。

周西宇熟练的拿出了火石,用早已堆好的木柴生了火,便要赶他去睡。

但查老板可是毫无困意,于是拖长音调耍起赖来"白天我可睡了一天了……你知我那么多过往,不若……也跟我讲讲你的?"

周西宇想想也是,现下入睡确是早了些"你想知道些什么?"

两人就此盘腿围火对坐着"你说什么我便听什么。"

周西宇思虑了一会,便讲起他在师门求学时遇到的种种事儿来。

轻轻浅浅的声音入耳,伴着木柴燃烧的噼啪声,那人一副好皮相在火光映衬下愈发柔和。

查老板觉着自个儿有点心跳失速,魂游天外。

或许周西宇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娘那副痴情性子一丝不落的传给了他。

记得他义父说过,这藤缠树,亦是树缠藤。生生痴缠,爱之入骨。但为一个人赔进去一辈子,可是做他们这行的大忌。

几日相处下来,查老板知对面这人是不懂那些杂心尘念的。他两当下这情分,在周西宇看来恐怕和那亲人之情,同门之谊也无甚区别。是以这不离不弃之诺,虽两厢许下,意味却是大大不同了。

查老板心下不由地叹了口气,现下对这不通世故,又有些逆来顺受的人生了心思,也真不知是喜是悲。

评论(6)
热度(41)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