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道士下山】一夜(查周)

叫一夜只是因为想不出高大上的名字了…



山间夜本寒,落着雨更为尤甚。

水珠点点滴滴,从岩壁滑落,压弯青草,又渗入泥土。

滴答之声不停,缠绕在练功打坐之人的耳边,只觉烦扰。按时辰算来,今夜本应为周西宇猿击术大成之日,却偏偏有雨。

他师父留下的秘籍里曾提过,月练大成之前有一关卡。若是过了,便成了,若是没过,便走火入魔万劫不复。有月,得天地灵气配合冲关自然益处多多,无月,却也没得法子。

周西宇明显觉出行功运气没有了往日的顺畅,反倒是另一股陌生的冰冷气息冒出头来滞涩着真气流淌。

凉意丝丝入骨,身心俱寒,疼痛从脊髓向四肢百骸蔓延,仿佛筋骨经脉都撕裂移位。

查老板是被夜半雨声惊醒的,一回头,正瞧见周西宇脸色惨白如纸,浅淡嘴唇死死抿着,浑身颤抖不停。

登时就给吓出一身冷汗,却也不敢贸然出声打扰。细细忆起书中所述,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周西宇应是到了月练关卡之时。

他的功夫全是周西宇教的,此时心里虽急,也帮不上什么。

周西宇知道查老板醒了,有人忧心而焦急的眼神就连黑暗也无法遮挡。他一直紧抿的唇线松了下来,却无力再思考更多了。

查老板在那人软倒的一刻便动了,牵扯入怀的身子冰冷,脉搏微弱,竟有将死之兆。

急忙以手抵背,调动内息相助,可连带着日光温暖的真气也消不去那股化在骨髓里的冰冷气劲,无暇更去多想一分,封了他周身穴道,将冰冷之气逼回源处,又袍袖舒展,借着力道带人回到石床之上,解了衣衫,扯过厚实棉被,一面暖着仍不自觉颤抖的人,一面缓缓引渡那冰冷气息到自己体内。

这世间千千万万人,唯独一人不可失去。之于查老板,这个人便是周西宇。

尘世远离,浮华退场,曾有君子,素雅如莲,带他重活一回。

他查老板现在这条命,本就是周西宇的。

周西宇昏昏沉沉的,觉着自个儿似在火炉里煎烤,又似坠入冰窟。接连不断的有沉重而笨拙的大块石头从山巅滚下,一路摩擦着柔顺的草坡发出诡异嘶声,碰到小块起伏稍稍弹起,再次落地之时却是寂静无声,漫长漫长的一条坡终到尽头,而山下却是一条容纳着翻滚岩浆的河流,仅有一条细细的铁索连接两岸。石头滚落河边,又顺着惯性冲上了铁索,脑海里突的传来生硬尖锐的声音,铁索承不住重量断裂,而石头受不住高热崩碎。画面陡然一转,高耸的冰棱直指着灰白夹杂的天空,万物垂败枯萎,苍白的火焰时不时在空中跳动,燃烧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冰棱渐渐融化成了漫天的大水,压抑,窒息,冰冷...

正当此时,有双手将他拉入怀抱,用相互依偎的姿势让他安下心来,不再因无端的噩梦而感到惶恐。

查老板从未见过这样的周西宇,蜷缩着身子,一副脆弱无辜模样,还像小孩一样依赖着别人。

瞬间心又疼了几分,这个人啊,要到关卡也不曾告诉他,练功出了岔子还一个人强撑。查老板心头那滋味,一边想把人捧着护着顺着避世隐居做神仙眷侣一世待他好,一边又恨不得对他狠些撕裂那一副平和温柔笑靥教他脆弱几分告诉他不用他一个人来背负所有事情。

次日晨。

周西宇微微动了动身子想挣脱身后之人,不料却被抱的更紧。

查老板的声音闷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周西宇看不清背后之人的神色,只觉氛围暧昧而尴尬“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会很乐意第二天起来看见你成了一具尸体冷冰冰的躺在地上吗?”查老板的语气冰冷而急促“以前我这条命是你的,现在也还是你的,但我也救了你一命,所以从今往后你这条命也是我的!”

周西宇皱了皱眉,终是应了下来。

“不离不弃,不嗔不恨,你也不可背诺...”查老板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嗯?”周西宇这才惊觉不对,身后之人体温高的异常,声音比往常嘶哑许多不说,环扣着他的双手也渐渐松开了。

高烧不退,真气流散。又还有什么不明白,这人定是把那邪气给过到自己身上了。

给两人披上了衣衫,周西宇带着查老板往日光最明艳的山顶去。

月练本为日练之辅,内力偏属阴柔,那般冰寒之气,若是昨日未得他相救,只怕真就无可抵抗经脉冻裂而死了。

好在查老板是日练,体内真气本有相克之道,借着白日太阳之力,尚有法可解,只是少不得大病一场。

他周西宇又何德何能得一人这般舍命相待?

“我这一生,定与你不离不弃。”

评论
热度(18)
  1. 谦谦君子Sa温润如玉Lucerous 转载了此文字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