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An Unexpected Letter Ⅰ(LMSS/G)

存稿丢上来备个份顺便给本命补血...与其说它是个奇怪故事不如说是来自马尔克斯大人的脑洞?他总是带给我奇妙惊喜但是我笔力有限请大家包容。

第一章

战争的记忆早已远离,西弗勒斯现在不过是一个很有些才华,却孤僻怪异的不得了魔药大师罢了。

食死徒审判时,邓布利多的画像和救世主站出来维护了他的清白并证实了他的功绩,亦希望他能继续提供帮助以恢复魔法界往日繁华,但西弗勒斯却公开发表声明说要补做被战争耽误了十多年的魔药研究,不会参与所谓政治斗争,也不接受公众任何形式的采访。

邓布利多已经死了。

救世主虽知道他的真正立场,也不敢多劝说这位素来让他胆战心惊的魔药教授。

于是,西弗勒斯顺利的逃离了公众的视野,因为实在没有什么比时间更能让人淡忘了。

久而久之,除了能在某些高级魔药专刊上不经意的看到这位发表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学术成果之外,西弗勒斯和退隐没什么区别。

确实,他曾经的双面间谍工作十分出色。

让绿眼睛救世主成功地挽救了那些被黑魔王恐吓的几乎发疯巫师们还带领着凤凰社携手共建了魔法界新辉煌。

Holy shit. 

想想看,被厌恶的人(噢,别提Lily,早在她嫁给波特那一刻,他们的界限就在清楚不过了。)感恩戴德,还仿佛他是心甘情愿地伟大奉献牺牲灵魂自由和前途来帮助一个小鬼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

他斯内普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在西弗勒斯看来,他所做的那些事情不过是还欠该死的波特家的债而已。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不过是邓布利多与伏地魔博弈之间按着格局乖乖巧巧走下去的棋子。 

附加效果倒真是Big surprise.

幸运的活了下来并得到了一级梅林勋章,为了他的英勇无畏。

好吧,现在那枚章子正在西弗勒斯地下室的某个角落里发霉,而我们的魔药大师正忙着做他的研究。

难道你以为研究只是一个漂亮的借口?

外面和平了,他自然也没必要再呆在霍格沃茨当个教书匠。

那些年如果不是为了还清害死老波特一家的愧疚,他根本不会答应邓布利多的让他执教的请求。

梅林知道,他是多不乐意成天对着一堆蠢材看着他们浪费魔药材料,尤其是那些蠢笨的赫奇帕奇和野蛮的格莱芬多。

当然,西弗勒斯离开了霍格沃茨这件事小动物们也是额手称庆。

梅林知道,他们有多害怕那位总是阴沉沉且凶巴巴的教授。

好在西弗勒斯并不知道他的离开还让霍格沃茨里开了一次小小的庆祝party,不然他一定会多考虑下要不要再折磨折磨这群魔法界未来的小巨怪。

此时,距离西弗勒斯上次出门已经有三周了,上次还是因为要去买一种新鲜的魔药材料。永远别怀疑一位研究狂人的研究热情吧,那些神妙而精细的药物简直让西弗勒斯欲罢不能,当然,这只是一方面。

潜意识里,西弗勒斯知道,沉浸在研究的快乐里是能忘记很多事情的。 

第二章:

金雕在一条简陋的小巷子可不是个常见的物种,而这只漂亮的鸟儿已经在某幢关的严丝合缝的门前徘徊了几个小时了。

如果不是受到了主人务必将信当面送达收件人手中的指令,高傲的金雕是不会干等这么久以至于没有形象的呼扇着翅膀像一只暴躁的老母鸡的。

它已经尝试了很多种方法,都没能得到回应,但它偏偏又能感觉到这屋里是有人的,真是令鸟懊恼。

好吧,再用翅膀拍门试试看。

突然间,门被大力的拉开,可怜的鸟儿差点一头栽进屋里。

它重新站了起来,慢条斯理的甩了甩羽毛。

喂,这样把鸟儿拎起来倒着拿信是很粗鲁的!

这倒霉的金雕发誓下次再也不来这该死的什么蜘蛛尾巷了。

西弗勒斯刚刚走出实验室,解除了布在外面的静音咒。

麻瓜界的缺点之一,无论何时无论何处,他们总能吵的不成样子,汽车时不时呼啸而过,隔壁时不时传来一段的摇滚乐曲,外面总是尖叫哭闹的小孩子。

逼得他不得不设下一些静音咒来保障一个清净的实验环境。

门外传来扑腾的声响,他觉得像是某种鸟类。

多少年没收到过鸟寄来的信件了?

自从他远离魔法界之后。

他几乎断绝了一切与另一个世界的联系。

除了......

除了马尔福家。

为了保障研究成果不在路上被截取泄露,他会定期地亲自送试验品和论文到魔药协会,然后走访马尔福家。

一般来说,西弗勒斯不是个会主动拜访人家的人。

但是卢修斯专门提出了这件事情,他也不好拒绝。

说实话,他虽是德拉科的教父,是卢修斯的老友,在战争时期也巧妙的提点了他们一家并让他们逃过一劫,但每次去马尔福家他都有些异样的尴尬。

就像一个外人活生生插入了一个幸福家庭的晚宴,当然了,这只是西弗勒斯个人的感觉。

一只金雕。

一种马尔福们一样自恋的鸟自然只能来自马尔福家。

TBC. 

评论(6)
热度(28)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