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An Unexpected Letter Ⅲ(LMSS/G)

第五章

家养小精灵的再次出现打断了哈利的思绪。

"西弗勒斯先生,哈利先生,请随我来。"

别厅里,女人静静地躺在灵床上,衣衫华丽而整齐,她的容色依旧光鲜,不像疾病折磨后苍白无力的样子,脸上流露着安详自然的微笑,即使死去,依旧美丽。

卢修斯和德拉科站在边上,眼神有些空洞,看来纳西莎的死亡对于这个家庭来说的确是很大的打击。

在小精灵的侍奉下完成了祭奠的西弗勒斯惊讶的发现这场仪式只有四个人参加。

卢修斯,德拉科,哈利波特,和他。

"这是一件很离奇的事情,我们甚至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德拉科的声音里没有了了一贯的冷静。

出事的那个早晨,纳西莎没有如往常一样出席早餐,上午也没有给最爱的蓝鹦鹉喂食。

按照惯例,即使纳西莎晚起了错过了早餐也不会在醒来之后整整一个上午没有搭理她的鹦鹉。

德拉科找遍了庄园才在当年父亲专门为母亲建在后园的小楼中(陈设和布莱克老宅中纳西莎的卧室一模一样)找到已经死去的纳西莎,那时的她就是现在的模样,面带微笑,穿戴整齐的躺在小床上。

"茜茜没有理由自杀,也不到自然死亡的年龄。"德拉科说到。

"不是索命咒,没有其他魔法痕迹造成的伤害。"哈利仔细观察着着已经死去的女人。

"也不是魔药的原因。"西弗勒斯补充道。

一切表现的像一场精妙的谋杀,但奇怪的是纳西莎似乎又预知了自己的死亡。

她的魔杖规规矩矩的放在枕边,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Pay back."西弗勒斯从德拉科手上接过了字条并念出了声。

"Provence,Alps.所以这代表了什么?"哈利好奇的问。

"我也不清楚。"德拉科看了一眼自他开始叙述那件事就沉默不语的父亲低低的说到。

卢修斯微微低垂着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倒是西弗勒斯忽然开口"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法国的一些事情,你和纳西莎不是去那度过假吗?"

"是吗?"卢修斯疲倦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茜茜突然的离开这两天一直困扰着他,加上她养的那只鹦鹉又在茜茜死后的第二天不知所踪,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注意这张有些奇怪的纸条,更别说思考联想些什么了。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我们那时候还在霍格沃茨上学。"

将近六十年前的事情。

是挺久远的,哈利悄悄的在心底翻了个白眼,顺便佩服了下魔药大师可怕的记忆力。

"我不太记得了。"

"不记得?"西弗勒斯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难道应该记得吗?"

西弗勒斯瞪了眼多少年也没改的掉随意打断别人说话习惯的波特,继续道"你说那是你第一次见到长大后的纳西莎。"

"布莱克夫人带着纳西莎来参加在马尔福在法国别庄的聚会,然后她们在那小住了半个月。"

"所以这跟这张字条有什么关系?"

"以前马尔福的法国别庄就在Provence附近,Alps脚下。"德拉科解释道"但是已经转售了。"

"是茜茜的主意。"卢修斯接话。

"Sorry?"

"当时卖掉别庄是茜茜的主意。"卢修斯重复了一遍"具体事宜也是她操作的。"

"所以简单的说,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哈利直观的提出了最简单的办法。

似乎也只能这么办了。

"那么,西弗勒斯,你愿意陪我走一趟吗?"

魔药大师的眼睛倏地睁大了。

"我知道这有些冒昧,但马尔福家得留下位主人。"

......

西弗勒斯的眉皱了起来,这是次冒险。

也是个机会,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呼喊着。

"好吧。"

"那么,哈利,这阵子你会多帮帮德拉科吧?"卢修斯的表情显的很是意味深长。

"呃,,这个,当然没问题。"哈利有些尴尬的挠头回以傻傻的笑容。

德拉科也有些无奈,这些事情果然瞒不过父亲。

或者说,今天哈利受到邀请本身就暗示着大人的一些态度。

果然,就算外表行为规矩多了,也改变不了某个家伙骨子里的格莱芬多的粗心。


第六章

西弗勒斯回到了蜘蛛尾巷。

今天他没有心思再做实验了。

这一切就像一场幻梦,或许这个梦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

他是不愿承认的,大概他那痴情母亲一个不小心也把这种该死的性格遗传给了他。

先爱上那个人总是输家,也不是所有隐忍的感情都能换来回报。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等待,直到有所回应或孤独死去。

在经历过那场出乎寻常且短暂的恋爱之后,一切都无可挽回的回归了正轨。

从那时起,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七个月零三天。

他毋须为了备忘而每天在墙上划一道口子计算,因为每一天都会发生点事儿来勾起对他的回忆。

15岁的时候,老斯内普死在了街头,艾琳自杀。他告假回去安葬他的母亲顺便整理家事。

瞧瞧,他母亲甚至没有顾虑他的感受,就冷血无情的选择了死亡,除了几本被藏在床底下小盒子里的魔药课本,没有任何东西留给他。

现在他只能依靠帮庞弗雷女士做些医用魔药来保障自己日常的开支了。

多可惜,他那可怜的母亲竟还是不小心在血缘里给他留了些微薄的遗产让他活下去。

西弗勒斯回学校的第二天是霍格莫德日,庞弗雷女士要外出采购些药材,特意拜托西弗勒斯代她照看一下医疗翼。

反正也没什么心情去瞎逛,西弗勒斯便答应了下来。

那天的医疗翼特别清净,没有捣蛋的幽灵,也没有什么意外造访的倒霉学生,医疗翼里空空的。

这倒是正好,他掏出了母亲留下的的高年级魔药课本,打算提前自学。

"生死水...复方汤剂...迷魂药...吐真剂..."

他在一旁的便签上快速的记了几个被挑出来的比较感兴趣的药方。

这时,一些奇怪的声响传来。

难道有人溜进了医疗翼?

西弗勒斯在装没听见和出去看看之间挣扎了一下,终是拿出了魔杖,轻轻的推开了值班室的门。

声音是从西南角传来的,布帘遮住了病床,隐约可见黑影浮动。

他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靠近那个角落,透过帘布的缝隙

......

梅林啊,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男孩正亲吻另一个,他虽看不清另一个人的面貌,但从背影判断那绝不是个女孩子。

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心跳开始加速了。

还是两个斯莱特林的学生,他的手渐渐的捂上了嘴巴以防自己惊叫出声。

突然间,那个金发男孩稍稍偏头换了个角度,然后微微一笑。

好巧不巧,那目光正对着帘幕后的西弗勒斯。

真是糟糕。

西弗勒斯匆匆的跑回了值班室。

那一幕堪称可怕,而更可怕的是毫不反感。


第七章

直到晚上庞弗雷女士才带着魔药材料回到医疗翼。

如果她再不回来,西弗勒斯几乎就睡过去了。

"真是多谢你了。"庞弗雷女士有些歉意"本来下午就能回来的,但路上遇到了一些事情耽误了。"

"没关系,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说着庞弗雷翻出空间袋一边往外掏魔药材料一边翻找着什么。

"噢,它在这儿。"

一个金色的漂亮盒子。

"拿着吧,我想小孩子们都会喜欢的,耽误了你的霍格莫德日真是抱歉。"

"呃...好吧,谢谢。"

西弗勒斯有些犹豫的接过了盒子。

"谢什么,快回去吧,要宵禁了。"庞弗雷女士和蔼的笑了笑。

西弗勒斯的寝室是单人间(只有他一个人住),然而现在,在临近宵禁的时刻,他的寝室门口站了一个人。

"荧光闪烁。"

而那人却迅速的挥了挥魔杖灭掉了灯光"深夜里的荧光闪烁会吵醒很多人你知道吗,西弗勒斯?"

......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光芒,他还是看清了他的脸。

是上午那个金发男生。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寝室门牌上有写。"

"那你怎么知道我住这?"西弗勒斯更加戒备了,尽管动起手来的话他不会有什么胜算"你来找我干什么?"

对面的人噗的乐了"十万个为什么?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西弗勒斯松了口气。

"那么...如果,如果你是为了上午,呃,那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知道。"

那你来干吗,西弗勒斯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别对我翻白眼。"

"你怎么知道..."我在翻你白眼...

"我能感觉到的。"暖暖的气息忽的滑过耳际,低沉的声音里仿佛蕴含着某种魔力"而且...我们是...一类人。"

西弗勒斯觉得的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了,而且他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讨厌有人凑这么近。

某人似乎觉察了这尴尬气氛,话锋一转,露出了不可抑制的笑意"你很爱吃草莓夹心巧克力?"

"什么?"

"记住,我是Lucius Malfoy. "

说罢,那股温暖的气息便离开了他,向远处走去。

西弗勒斯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一类人和草莓夹心巧克力,莫名其妙。

后者在拆开庞弗雷女士给他的礼盒后得到了解答,蜂蜜公爵出品的最火热的草莓夹心巧克力。

梅林啊,他又不是女孩子。而且那个Malfoy是狗鼻子吗?

Lucius Malfoy.

七年级的级长,学生会的主席。

这是他思索了很久后才想起来的事情。他听过这个人的名号,只是一直对不上人。

这样来说,查出他的宿舍也不足为奇。难怪知道自己不会说出去也不怕自己说出去。毕竟马尔福男女不忌的风流名声在外,给传奇情史多添一笔,又有什么必要呢?


TBC.


评论(4)
热度(17)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