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烈日灼心】片段灭文,填补脑洞

电影简直脑补万字虐文,然而动笔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总之先灭灭脑洞再说

【留恋】

它是解脱,也是绝望。

它是辛小丰临死前流下的那滴泪,它的名字,叫不舍。

【傻瓜】

傻瓜和聪明人都没有好下场。

傻瓜把自己当做罪孽深重去送死,聪明人逃过一劫还是跳海自尽以掩埋秘密。

只剩平凡人活着,带着责任与愧疚好好活着。

【反差】

“那姓伊的好像怀疑我了...”

头儿...

“那姓伊的让我至少再呆一年...”

头儿...

姓伊的...头儿...他不禁失笑,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还挺有差距感,明明看着一副老实样子。

伊谷春想了想,还是把悄悄从警局带回家里不知道反复听了多少次的录音带仔细收好,放回了自己的抽屉里。

【想象】

两个大男人也不懂收拾房间,垃圾篓子也不清,还塞着许多揉废的纸团。

里头是一遍遍的尝试,想开个好头...想象有人抓耳挠腮的思考到底怎么写封妥帖得体的辞职信,他就可乐。

忆起那天辛小丰结结巴巴哽出个小金鱼借口时,手里拿的,可不该是辞职信吗。

如果当时他辞了就好了。

【死局】

死局里从来没有赢家。

辛小丰输了命,而他伊谷春,输了爱情。

【灰色】

他立志学法是为了正义,可辛小丰死后,他开始分不清,何为对而何为错。

原来世界并不是单纯的非黑即白,还有些灰色的雾蒙蒙看不清的地方,那是他死后,伊谷春的世界。

【爱情】

“说吧,多少钱我都愿意捞他出来。”湾湾人一口绵软的台腔让他觉得说不出的不舒服。

“我是真的爱他。”他的眉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皱了起来。

“那天我问他是不是可怜我,愿不愿意跟我约会,他答应了。”一脸回忆的甜蜜让人心在发痒手也在发痒。

“但我就不明白了,他明明不是却还愿意...”伊警官的表情冷的可以冻死冰棍了。

“那次,他是第一次哦...”桌子被拍的一响,吓了台湾人一跳。

“滚。”

“你这人...”

“赶紧滚,听不懂?”说话间桌子又被拍的一抖。

台湾人夹起包念念叨叨的走了。

伊谷春坐回了皮椅里。

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亲手送他去死的你。

【善良】

恶人有善时,善人有恶时。

谁心里没那么点脏事儿,又有谁心里没那么点良知?

【意外】

他去见他最后一面。

点了支万宝路,递给他。

辛小丰用嘴来接。

松手的时候指尖划过唇瓣,是干燥的感觉。

【放手】

秘密有机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可惜...辛小丰当时没有放手。

如今,他也不会放手。

【恨意】

“小夏!”

直到现在,小夏还是不肯和他说话。

伊谷春没想到,最后恨他的,会是他自己的亲妹妹。

【任性】

女孩子有时候就是任性。

明知道不能因为某件事去怪罪一个人,可就是忍不住把所有罪责推到一个人身上。

他会为辛小丰愧疚一生,但这还不够。

【尾巴】

“尾巴,来跟叔叔打个招呼。这是你辛叔叔,这个是陈叔叔,那个是杨叔叔。”

“...叔叔们好。”

我终究还是带尾巴来见你们了。

她过的很好,幸福,快乐,又健康。

【天堂】

辛小丰总以为他们都会下地狱,可他没有,他们都没有。

是在天堂,黑暗天堂。

【意义】

不要问,不要听,更不要去想。

有些事情,烂在肚里更有意义。

小丰说的对。

可他还是忍不住拷问自己的爱情,忍不住借故没收那些录音,忍不住想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人。

【习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伊谷春也习惯了用手掐烟头。

烫不烫?

不比烈日更烫。

疼不疼?

没有失去灼心。

【天谴】

“做我们这行的,都信一个词儿,天谴。”

伊谷春现在才知道,这句话和他当时露出的眼神,有多伤人。

评论(6)
热度(61)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