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An Unexpected Letter Ⅳ(LMSS/G)

把以前扔了一半的存货继续扔上来……

第八章

不知道是以前没注意还是某人的刻意,西弗勒斯忽然发现自己遇到卢修斯的频率高了很多。

比如,去上课的路上。

比如,回寝室的时候。

比如,去医疗翼代班的路上。

比如,去大厅晚餐的时候。

......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偏偏卢修斯每次碰到他都会露出一个迷人的(至少那些姑娘们是这样认为的)微笑,特意和他打个招呼。

"为什么要这样做?"西弗勒斯写了一张小纸条猫头鹰给卢修斯。

他刻意没有署名,他相信卢修斯知道。

早餐的时候,他看到自己那只猫头鹰飞向了卢修斯所在的长桌前端,看着卢修斯解下纸条,发现他对着长桌末端笑了笑。

"我说过我们是同类。"他的回信也是用猫头鹰寄回的,同样没有署名。

"你在说什么?"西弗勒斯依旧没有领会卢修斯语中之意。

"慢慢的你就会明白。"

"我们都是斯莱特林?"西弗勒斯猜测。

"你真是很可爱。"

"这种话应该对那些追你的女孩子说。"他讨厌可爱这个形容词。

"你还很有趣。"

"谢谢你的夸奖。"有趣还勉强能接受。

"不用谢,我向来善于赞美。"

"我能把这理解为你的厚脸皮吗?"他能想象那人写条子时的漫不经心与调侃。

"那我就把这当做你对我的赞美了。"

"贵族的本领?"就是厚脸皮。

"正是如此。"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给卢修斯寄纸条成了他的习惯之一,而每天收到卢修斯的回条也成了他的乐趣之一。

梅林的胡子,要命了。

细心的西弗勒斯发现他的眼睛开始不自觉的追寻某个铂金色的身影,他的脑子里开始不定时的想到某个占据他社交生活相当一部分的人。

他的心里似乎住进了一个小人。

他似乎有些明白同类的意思了。

糟糕糟糕,你们不配。

完蛋完蛋,你却沦陷。

"你怎么是看我的?"坎坷了很久,西弗勒斯终于寄出了这张纸条。

这一次,他没有准时收到回条。

不失落是假的,莽撞总会带来不好的后果。

小心谨慎啊,斯莱特林。

Shit.

西弗勒斯没有朋友,他只能憋闷着熬了一锅又一锅接连失败的魔药。

第九章

男孩惊讶的捂住嘴巴睁大眼睛而不是惊声尖叫然后呕吐。

一种同类的直觉敏感的向卢修斯拉起了警钟。

他动用了学生会主席的特权查到了关于男孩的资料。

可怜的身世,不纯的血统,被麻种背弃。

不知为何,这让卢修斯有些心软。

他是个花花公子,但不是个禽兽,还做不到对一个输不起的,一无所有的男孩子下手。

虽然他的确享受扮演一个引导者的优越感。

他明白西弗勒斯犹豫言辞背后的意味,也正是因为他有些动心,才不能这样做。

七年级对于每一个贵族都是重要时刻,在这一年里,他们便要挑好共度一生的人,梅林,冷冰冰的共度一生真是个让人恶心的词。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大多数贵族夫妇都是相看两厌,他父母便是典例,恶劣的时候就差直接把情人带到家里狂欢了。

他不想重蹈覆辙,然而可悲在于他更喜欢男人,这便注定了不会和任何女人有好结果,何况父亲属意的还是布莱克家三小姐。

茜茜对于他就像从小照顾到大的妹妹,一个金色卷发笑容烂漫的可爱小姑娘,他怎么忍心用婚姻把她拖入泥淖?

同样的道理,现在他又怎么能把一个无辜的男孩诱进黑暗深渊?

他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复过西弗勒斯。

"下午三点有求必应屋,我们谈谈。"

噢,这次是通知不是请求。

或许有些事情还是早说清楚比较好。

"卢修斯。"

"嗯。"

......

两人陷入了沉默,说到底这也只是他们第二次面对面的交谈。

西弗勒斯看着倚在墙边的卢修斯,开始为自己第二次莽撞行为而后悔。这几天他确实过的不太好,情绪一直压抑着没有出口,可等到真正把人约出来他仿佛又丧失了言语能力,尖锐的,质问的,愤怒的,不甘的,失落的,郁闷的通通都表达不出来。

他有很多事情想问他......

"我有点喜欢你。"蠢死了,西弗勒斯你在说些什么。

卢修斯微微一挑眉毛"我知道。"

"我也动过心。"

西弗勒斯的脸变得通红。

"但不可以。"

......

"是我冒昧了。" 黑发斯莱特林的脸又苍白了起来,他也确实高攀不起。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既然当初主动接近你,就不会在意你的出身"但与此同时你也清楚卢修斯是个马尔福。"

是的,马尔福对每一位情人动感情,马尔福游戏花丛,马尔福片叶不沾身。

西弗勒斯沉默了良久,露出了稍显讽刺的笑容"难道不是卢修斯太懦弱?"然后姓氏成了你的挡箭牌。

"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我先告辞。"卢修斯有些无所谓的回答。

"等等......你就没考虑过勇敢些?"

卢修斯停下了脚步。

他的身子回倾,抬起了西弗勒斯的下颌使其不得不直视自己"西弗勒斯,你得明白,这不是我说了算。掌控局势的人是你。"

"不可以是给你的忠告而不是拒绝。我已经提醒过你你将要涉入险境,现在,你还要坚持吗?"

"并且,如你所说,卢修斯确实很懦弱。"

第十章

黑眼睛里泛出了些喜悦的神采"如果我坚持呢?"

"马尔福最终会有自己的家庭。并且我已经七年级了。"卢修斯尽量答的委婉。

一切都不会因为小插曲改变,他有过很多情人,不少一个,也不多一个。

尽管他不认为他与西弗勒斯之间适合这样的关系。

"还是有一段时间。"

"所以你决定了?"

西弗勒斯情不自禁的翘起了嘴角,他点了点头。

"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否也能勇敢些。"

卢修斯的回复是一个甜蜜而缠绵的亲吻。

西弗勒斯和卢修斯又开始互传纸条了。

就像所有情侣会做的那样,上面写了些腻人的俏皮的小情话。

卢修斯会在各种刻意或偶然的匆匆相遇或擦肩而过之时给西弗勒斯投去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神。

西弗勒斯则会在医疗翼帮庞弗雷夫人整理药材和值班之余熬些凝神魔药送给卢修斯(这种魔药的原材料很常见但工艺复杂,每次都要花掉魔药大师几乎半个下午的时间),它漂亮的银灰色泽总是让西弗勒斯想起某个人的眼睛。

有时候,两人会避开人群跑到观星台上相互依偎着看日落黄昏。

有时候,两人也会在宵禁后悄悄溜出霍格沃茨城堡,肩并肩躺在草坪上欣赏深沉夜色里耀眼而美丽的星空。

那天之后,西弗勒斯的世界不再是一片灰白夹杂的阴暗角落,它富有着盛夏的火热与光芒,仿佛一条甜蜜的暖流淌过,时而汇聚成汹涌波浪冲击着心房,时而化为涓涓细流顺着血液从心口流遍全身。笑容会情不自禁的流露而出,让眼角眉梢都泛着浅浅光辉。

I shall lay my heart at his feet.

这大概是某种痴迷吧,西弗勒斯如是想到。

而对于卢修斯而言,西弗勒斯是个特别的情人,因为他好像真的有些爱上他了。

帕金森说这些日子他简直表现的像个头次坠入爱河的小年轻而不是个风月老手,随时随地都会露出带着粉红泡泡的笑容。

如果不是你假期就要和布莱克家的小公主订婚,我几乎以为你要移情别恋了。

幸好帕金森并不知道自己会趁深夜去禁林陪人家采药,不知道自己会从保加利亚专门订购新鲜的大马士革玫瑰(观赏入药皆可)来讨人欢心,不知道自己写信回家索要来秘密魔药配方只为送人。

梅林,更可怕的是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仿佛就应一生一世都这样做下去。

他喜欢那人有些可爱的别扭毒舌,他喜欢那人一双大大的黑眼睛里泛着快乐的光辉,他也喜欢他那份唯独对自己才会展露的羞涩。

一切就像坠入爱河。

bug修正:第三章中应是西弗勒斯比纳西莎小三岁。

说下本文主要人物年龄设定,纳西莎去世时78岁,此时卢修斯78岁,西弗勒斯75岁。(巫师寿命很长,这!不!是!黄!昏!恋!)

学院时期卢修斯和纳西莎同级(七年级),都是18岁。西弗勒斯15岁(四年级)。

阿布在卢修斯19岁时去世,同年布莱克家和马尔福家投向黑暗势力。20岁时LN两人结婚,此时西弗勒斯17岁,读六年级。

【原著党就不要来找麻烦了π_π时间都是为了故事...】

TBC.

评论
热度(19)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