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An Unexpected Letter Ⅴ(LMSS/G)

第十一章

放假前夕霍格沃茨会组织一次狂欢,老惯例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学生心思都游离天外。

他们专注于准备精致的礼服,挑选合适的舞伴,策划演出或恶作剧。

总之,那会是个疯狂而美妙的夜晚。

今年的主题是假面舞会。

面具之下,可以公然地拥抱亲昵。

面具之下,可以肆无忌惮地热吻。

你可以丢脸,可以出丑,可以被捉弄,也可以秀恩爱晒甜蜜,还可以与陌生人贴身热舞,尽情放纵。

因为除了你自己和那些你愿意让他认出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你是谁。

这就是魔法的神奇效果。

你的意愿,你的感情,被神秘的力量引导着和有心人相互感知。

水晶灯下,白衣人出色的舞技让人惊叹。

看身姿风度,不难揣测其高贵的家世和良好的教养。大家似乎都很愿意抓住时机与他来一段亲密地舞蹈,然而他本人似乎意兴阑珊。

匆匆游走在人群里,不停的更换着舞伴。

银色暗纹隐隐交织在绸制衣物上,带出一片从容风华。

原来在这里。

他向那个不起眼的角落走去。

若不是灯光闪烁间偶尔扫过,几乎看不出来那儿站着个人。

那人一身黑衣,静静地旁观着这场盛大的聚会。

白衣人微微弯腰行礼,伸出手"May I?"

大家有些惋惜,原来早就有伴了。

角落里的人似乎有些犹豫。

但众人瞩目之下,让这样一位风度翩翩的绅士执着的等待实在有些尴尬。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轻轻的伸出,被白衣人紧紧握住。

恰巧乐队奏起了下一首曲子。

La mer,qu'on voit danser,

le long des golfes clairs.

白衣人顺势把人带入怀中。

A des reflets d'argent, la mer.

Des reflets changeants sous la pluie.

黑衣人慢慢地挪着脚步,跟着舞伴的节奏滑动。

La mer au ciel d'été confond ses blancs moutons.

Avec les anges si purs, la mer.

温柔的气氛被舒缓的曲调带动,人们纷纷相拥而舞。

Bergére d'azur infinie.

Voyez prés des étangs ces grands roseaux mouillés.

他身子稍倾,凑近了黑衣人耳边,一阵暖暖的气流拂过"I'm yours. "

大概是止不住的欣悦,他有些激动踮起脚尖,低声回应什么,引的白衣人一阵轻笑。

Voyez ces oiseaux blancs et ces maisons rouillées.

La mer les a bercéle long des golfes clairs.

"这些简直让我去想象那些更多的可能。"

Et d'une chanson d'amour, la mer.

A bercé mon coeur pour la vie.

"我们像荒原上行走的人。"饮鸩止渴。

Voyez prés des étangs ces grands roseaux mouillés et ces maisons rouillées.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能摆脱家族的束缚呢?"

La mer les a bercé le long des golfes clairs.

"当然会在一起。"那人答的不假思索。


第十二章

有人喝的烂醉摇晃回寝室,有人仍哼着小调踢踏着脚步,还有些情侣早早的找好角落二人世界。

直到午夜钟声响起人群才渐渐散去。

卢修斯把西弗勒斯送到了寝室门口。临别前,他吻了吻男孩的额头,道了声晚安。

西弗勒斯目送着他离开,清楚的知道整整一个暑假都不能再见面了。

卢修斯要去法国,而他不得不回到蜘蛛尾巷,尽管那儿已经空无一人。

西弗勒斯回到了蜘蛛尾巷,他决定用这个暑假好好的研究卢修斯给的配方,其中一些甚至是黑魔药。

其实魔药这种东西,说到底也就是一种药,所谓黑白最终还是使用者决定的,邪恶的用途即使是白魔药也能干恶事,正当的用途黑魔药也可以治病救人。

他没有在魔法部那些魔药禁令里看到任何意义,哦,或许要把让这些宝贵的配方失传这一点除外。

傍晚时分,金雕造访,带来了第一封信。

"亲爱的西弗勒斯,我已经到了法国的Provence,虽然不理解一向不喜麻瓜父亲为何会选这里作为度假庄园,但这儿的确很美。随信附赠的是当地盛产的薰衣草,他们正当节令,我特意摘了些新鲜的回来。愿你一切安好。"

他开始提笔回信。

"亲爱的卢修斯,我收到了你寄过来的薰衣草,它们很特别。我最近在研究你带给我的几个魔药配方,发现了些很有意思的现象,等你回来我再详细告诉你。"

卷成细细的轴状,他将写好的信交给了等待着的鸟儿。

"亲爱的西弗勒斯,我一向佩服你在魔药方面的天赋,期待我们开学后的见面。另外,我有些理解父亲了,大概美景能让人摒弃对麻瓜的那些偏见。我认为新购的法国别庄实在是棒极了,它就在Alps山脚,远处有成片的薰衣草田,透过天窗还可以望见连绵的雪峰,真遗憾你不能和我一起。"

听上去很美好。

"亲爱的卢修斯,祝你玩的开心,我得说麻瓜在生活享受这方面确实很有一套。另外,实验似乎进入了瓶颈期,而我正在努力想办法来解决它们。你可以详细说说你那边的趣事,我很乐意知道。期待你下次的来信。"

"亲爱的西弗勒斯,马尔福要在别庄开一场盛大的宴会,你知道的,贵族总有些想不尽的名头来狂欢。这次布莱克夫人和纳西莎也会来,自从茜茜11岁去了德姆斯特朗后我就再没见过她了,记得她是个有趣的小姑娘,我真希望马尔福家也能有个小公主。听父亲说这还是她成年后出席的第一个宴会,马尔福的荣幸。"

西弗勒斯有些忧愁了,他不喜欢卢修斯提到那个纳西莎的语气。

"亲爱的卢修斯,那么祝你能有个愉快的宴会。"

就算他不是贵族,也清楚成年后的第一次往往都是带有某种特殊的指向性,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

"亲爱的西弗勒斯,布莱克夫人似乎被这边的景色迷住了,大概她们会多住一阵子。 抱歉我之后可能不能常常写信,父亲要我陪她们去这边的名胜游览。虽然才放假两星期,但我得说我有些想念你。"

漂亮的金雕扑棱着翅膀,有些不安的看着从收到信就开始沉默的人。

"我也是。"他低声道,没有再寄去回复。

一句想念让西弗勒斯怨气全消,不管将来如何,不管布莱克家谋划着什么,这都是他的选择。

早在开始,他们就说好了。


第十三章

一个假期下来,纸条信件还是累了不少,某人飘逸潇洒的字体总能让西弗勒斯反复读上好几遍。

他不是那种缺乏安全感时刻需要关注的情人,但不得不说卢修斯体贴的让人心暖。

那么,唯一的缺憾。

如果说这个假期还有什么地方让西弗勒斯觉得不完美,大概就是一个人。

纳西莎布莱克。

从卢修斯断断续续的来信里,他可以清楚的看出他对于纳西莎的赞赏之情。

不同于她的大姐贝拉那样偏执疯狂,也不像她的二姐安多米达那样胆小懦弱。

一位美丽的,聪慧,且正当年纪的姑娘。

女人漂亮却没有脑子是可怕的,但聪明却丑陋的又配不上卢修斯。

都想些什么。

西弗勒斯,你在为他谋划下一步怎么走吗?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令人感动的情人。帮着所爱挑选一位优秀的妻子,主动摆出放手让座退出的态度。

当初是他信誓旦旦,言辞凿凿说卢修斯懦弱。

卑微与无力被藏的太好。

依恋与日俱增。

或许他做了个错误的选择,或许他不该挽留。

尴尬的境遇出现了。

脆弱的爱情在现实面前苟延残喘,压迫的他言语无能。

开学前夜,西弗勒斯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你愿意嫁给我吗?"

陌生的女人笑的娇羞,乖顺的点了点头,任由卢修斯给她戴上了戒指。

他们拥抱,女人便趁此机会对台下的他露出了得意且讽刺的笑容。

然后卢修斯就和那个女人在神父面前宣誓相伴一生。

他看见自己的脸涨得通红,尴尬的悄悄离开。

西弗勒斯发誓,如果卢修斯结婚,他是绝对不会去现场的。

除了像影子般跟随卢修斯的帕金森,这份隐秘的感情没有被告知任何人。

该闭嘴的人闭嘴,一切就能顺利的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TBC.

第五章中西弗勒斯所言的LN第一次见面是指成年后的纳西莎第一次回到英国社交圈亮相是在马尔福的法国别庄庆祝party,也就是LN两人成年后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评论
热度(17)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