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An Unexpected Letter Ⅵ(LMSS/G)

第十四章

到了开学的时候,两人却没能如约见面。

因为七年级下期的卢修斯忙碌到几乎没有时间。

谁知道呢,真相还是借口?

西弗勒斯无从得知。

"我们还有多久?"他像以前一样试着写信询问,却是石沉大海。

一个月,一星期,一天,还是一小时?

西弗勒斯知道,卢修斯会在毕业后和纳西莎布莱克订婚。

但这次他没有勇气再理直气壮的把人约出来谈谈。

曾见过他们有多般配,大到同游里昂古城,亲密地挽手采购,小到卢修斯侧着身子,微笑着帮金发女子别上耳环。

没有丝毫违和感。

他们一定会是美好的一对。

不该发生的梦,醒后就应忘却再不回想。

"It's the end of our relationship."西弗勒斯在卢修斯的毕业典礼那天寄给他最后一张纸条。

依旧没有收到回复,西弗勒斯把这一切看成了他的默认。

因为报纸上马尔福家和布莱克家将要联姻的消息已经满天飞了。

曾经的那些小纸条被西弗勒斯好好的收进了盒子,塞到了床底下,过去多么可爱的小秘密,现在成了会心一击,惨痛的提醒着他的无名无分。

如果当初没有固执的挽留,或许不会有现在的难过。

他的世界重堕黑暗。

而毕业后的卢修斯却在各大社交场合活跃着,带着温柔的笑容,和漂亮的未婚妻出双入对,无论走到哪儿都惹人注目且令人欣羡。

看吧,有些人从不冷场,且是心想事成的高手。

如果你自成一个宇宙,以你的名字命名你的星球,他们是否在你的轨道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甘愿成为他的行星,从黑夜到黎明。

那令人瞩目的吸引力,没有人可以抵抗。

但你还是甩了人家,心底的小小声音带着尖酸的语调嘲讽。

不然等着他来甩你吗,卑微如蝼蚁般被告知一切都完了,然后让他看你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西弗勒斯不是这样的人。

噢,那么骄傲的西弗勒斯现在是什么样子?

记住,是你配不上他。小人阴沉沉的扔下了最后一句话便消散了。

西弗勒斯在混混沌沌中度过了整个五年级。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配不上这个词语依旧恶毒的触目惊心。

他那么好。

短短一年不到的交往时间,西弗勒斯却知道他这一生都忘不这个对他说I'm yours的人。

在某种程度上,长情是一种病态的执念。

它就像普林斯家族的某种诅咒,纵使别人说的再难听,真相再丑陋,他们也像扑火飞蛾,为一丝光明,耗尽一生。


第十五章

"你早就策划好这次出行吧?"

"只是忽然想到。"卢修斯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然后就长篇大论的写信告诉我这件事但却对德拉科和一个毫无异议的波特的事情只字不提?"

"抱歉,西弗勒斯。"卢修斯有些无奈的皱眉,他承认叫西弗勒斯一起去法国蓄谋已久"多少年过去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西弗勒斯露出了惯常的嘲讽"你看上去倒是没有那么为纳西莎伤心了。"话一出口,他便觉得不妥。

卢修斯却顺从的把话题接了下去"我也不知道。"

这次轮到西弗勒斯皱眉了。

"茜茜死后我开始梦到一些过去的事,悲伤会随着梦境的连续而淡去,而醒来后竟回想不起我到底梦见了什么。"

"冥想盆?"

"我用过。" 毫无作用。

"你还好吗?"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如你所见。但我还碰巧发现了件有意思的事情。"

西弗勒斯抬手给车厢加了个静音咒,示意卢修斯说下去。

"我少年时代的记忆几乎是一团模糊,比如你说的那场宴会,我就没有丝毫的印象。"

"这么多年现在才发现?"

说起这个,卢修斯叹了口气"你知道马尔福总是向前看的。"

西弗勒斯的眼睛闪烁了一瞬。

他咳了咳以作掩饰,卢修斯轻描淡写一句话竟让他本能的动用大脑封闭术来控制情绪。

算算看,六十年的时光,岁月磨蚀容颜,苍老心扉。

是谁说过情感越压抑就越浓烈,他真得给他喝彩。

"巫师的记忆一般不会消亡,一点印象都没有?"少年时代这个极富针对性的定语让他不敢试探卢修斯是否还记得那段过往。

"没有。但我隐隐的觉得这些事情和茜茜有关。字条里指向很明显,而我想弄清楚这些古怪的事情。"

"这也是我让你陪我来法国的原因。我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

"你能说说那场宴会吗?"

西弗勒斯难得有些尴尬"宴会只是...你在信中提到过。"

卢修斯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哦,所以我还郑重其事的写信给你描述了一场宴会?"是有多么盛大以至于自己会兴奋的要去写信告诉对这些事情一向不感冒的西弗勒斯?

这不像社交经验丰富的马尔福风格啊。

"确实如此。"西弗勒斯当然不会说是他要他‘详细’描述的。

"那些信还在吗?"

"不,都烧掉了。"西弗勒斯镇定的撒了个谎。

连信件都不记得写过。

看来卢修斯确实是忘记了,包括那份西弗勒斯视如珍宝的回忆。

为什么?

他看着那人单手撑着下颌,铂金色的长发依旧。

就像他当年看他的样子。

两人同效一主时难免人际交往。

他原本以为卢修斯是刻意对过往保持沉默以维持朋友关系,没想到却是遗忘。

"那真是有些可惜,不过你愿意和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吗?也许我能想起些什么。"卢修斯眨了眨眼睛,明智的换了个方式来询问。

"......"

现在倒好,有一个要他讲述当年的马尔福。

好吧,西弗勒斯似乎很不愿提及当年。

对话结束之后,西弗勒斯和卢修斯之间就一直保持着一种令人不舒服的沉默。

这是两个人没有默契时才会出现的状况。

善于交往的卢修斯当然明白这一点。西弗勒斯在刻意回避一些事情,而他对他的隐瞒一无所知。


第十六章

"Sev...Sev!"

西弗勒斯猛然惊醒,是卢修斯在…喊他吗…

他很多年没有听到过这样亲密的称呼了。

以前,他是说以前。卢修斯特别喜欢在他专心看书的时候,或者沉默不语的时候一遍遍轻柔的反复情人间亲密的呼唤,如呓语,如痴迷。

然后他就会情不自禁的和他一起走神。短短的两个音节,却勾住了心魂。

卢修斯的眉紧皱着。

雪白的房间,只有一扇窗户,窗外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惨绿。

敲门声清晰而突兀的响起,推开门,却只见一道诡异的幽蓝色光芒闪过。

他猛的从床上弹起来,额上已是冷汗一片。

"你怎么了?"是西弗勒斯隐含担忧的声音,他还在火车上,前往法国的路上。

卢修斯长舒了一口气,道"噩梦而已,最近总是这样。"

西弗勒斯没有借机讽刺这种脆弱,只是默默的瞧着他,眼底流淌着名为不安的情绪。

"西弗勒斯,你真的不愿意和我谈谈以前的事情吗?"卢修斯再一次重复了早上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

这些梦境零碎而反复,指示着当年。而且,还有一种可怕的直觉在告诉他,这一切都和西弗勒斯有关系,和纳西莎有关系。

现在他只有一个人可以寻求帮助了,而这个人正在眼前。

"没什么大事发生,况且这么多年过去,我也记不太清楚了…"西弗勒斯下意识的闪躲着这个问题。

卢修斯微微一笑"西弗勒斯,或许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骗我的时候眼神会漂浮不定,不敢看我。"他计上心来"不如让我换一种问法吧。"

趁手拉过了未曾防备的西弗勒斯,快速地在他唇间印下一吻"你我之间,当年发生过什么?"

魔药大师的脸上闪烁着明显的惊慌神情"你…你想起来啦?"

卢修斯心头一颤,他果然赌对了。

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至少不在梦中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他只是凭着西弗勒斯这些年来对他做出的所有不合斯莱特林行为的异常举动和直觉冒了个险。

"我想听西弗勒斯亲口告诉我。"现在赌对了,所以主动权在他手上。

………

最终,在西弗勒斯·红番茄·斯内普磕磕巴巴,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他明白了西弗勒斯所知道的一切。

"我当年那么喜欢你…"卢修斯托着下巴,不由感慨。他甚至都没有给茜茜订过保加利亚玫瑰。

西弗勒斯不知该怎么回应这似自嘲,又似不屑的话,只好沉默。

"西弗勒斯,现在呢?"他突然很认真地看着西弗勒斯,你现在还保持着那份初心么。

这样尴尬的问题,西弗勒斯答不出口。

要他说我爱着你?说我对你的感情跨越了半个世纪之久仍在熊熊燃烧且愈来愈烈?说我至今无妻无子苦苦守候是因为心里装了一个给过我算不得承诺的承诺的男人?

这些话就是再过半个世纪西弗勒斯也说不出口,即使它们就是真相。

他默默地回了自己的床位,背对着卢修斯躺下了。

过了许久,卢修斯也躺回了自己的位子。

一片静谧里,月光给车厢打上层柔柔的光晕,火车车轮与铁轨之间骨碌骨碌的摩擦出有节律的声响。

然而这一夜,却没有谁能再安然入梦了。


TBC.


评论(17)
热度(25)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