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波飞】出狱之后

本篇修正版全文直走http://demeen.lofter.com/post/1d0f6694_ff93eaa

 

 


“…本台新闻报道…某省级高官…贪污受贿多年…审查金额…震惊…”
谭父被判死刑,谭小飞入狱三年,全部家产充公。
显赫一时的谭家倒了。
张晓波平静的按掉了喋喋不休的电视机,眼神透过老旧的木头框窗子,盯着天边西沉的落日出神。
正是反腐倡廉严抓严打的时期,谭家有此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张学军死了,葬在他给自己挑的地方,离冰湖不是很远,离他埋的八哥也不是很远。
霞姨坚持没要那房产,还借了他做生意的本钱,他本想推拒,然而除了张学军,这世上大概没谁能拧的过脾气火爆的霞姨,张晓波也不行。
他把老房子改装成了酒吧,一牌匾挂在门口,上书聚义堂三个大字,厅堂中间搁着一太师椅,上头铺着虎皮,就跟他爹当初想的布置一模一样,出人意料的,生意竟然还不错。
张晓波又重新跑西街花鸟市场买了一八哥养着,关竹笼儿挂门口,每天打清早起床遛一遛,喂点食儿。
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活出六十几岁的老头样子。
霞姨嘴上没少嘲笑张晓波,心里头却实打实对这孩子满意,比着以前那没天高地厚的混小子样不知长进多少。

兜兜转转,转眼子三年就过去了。谭家那码炒的沸沸扬扬震惊全国的贪腐案也被忙碌而健忘的城市人抛在了脑后。
大约是冬末春初的时候,谭小飞顶着犯人最常见的板寸头,穿着显得有些陈旧但仍算整洁的毛衣和休闲裤,背了个包,拎着没几件衣服的行李箱出狱了。
铁门吱呀作响了一下,缓缓敞开了,太阳晃晃的挂在北京难得一见的蓝天上,不是很温暖,反而有些刺眼。
谭小飞踟蹰了一下,才抬脚往外走去。待他出了那扇铁门,哐的一声,内外两个世界又隔绝起来。他不是头一次坐牢,也不是头一次走出监牢的大门,只是这一次他无所归宿。
树倒猢狲散,三年的时间足够谭家的影响力在风起云涌的政界消失的一干二净,家产也早在入狱之前通通查收,他手头仅有的也不过几张清白信用卡里不多的余钱。

有人从后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犹疑的问了一声“谭…小飞?”
“恩…”他回过头,却是呆了好一阵子,才开口道“是你?”
关于出狱之后,谭小飞做过千万种设想,但他万万没想过,来接他的人会是张晓波。
张晓波把背包和箱子塞进了后箱,让谭小飞坐了副驾驶,熟练的开起车往霞姨那赶“我借了霞姨的车来接你,她做了几个菜,咱们先吃点东西再去拾倒你那些行李。”
尴尬与温暖同时存在是种很奇怪的感受,敌人到路人,他们俩不咸不淡的关系绝没到现在这样熟稔的地步,谭小飞沉默了良久,才轻声说了句谢谢。
车里很安静,张晓波自然是听见了。
时光磨人,以前那个嚣张跋扈阴郁偏执大少爷竟也学会了感谢。他不由地叹了口气“……是张学军的意思。你若暂时没有安身之处,就先跟我住聚义堂吧。”
“聚义堂?”
“我这两年开的小酒吧。”张晓波淡淡的解释道。
“六爷……六爷现在怎么样了?”
“那天心脏病发之后,没抢救过来。”
其实谭小飞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只是……“抱歉……”
身侧专注开车的男人闻言一笑“怨不着你,是他自己固执的九条牛也拉不回。”
“恩。”静默蔓延,两人就此结束了交谈。
谭小飞悄悄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
张晓波比以前感觉成熟很多,身材线条也变的明朗起来,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冲动就敢刮他千万豪车的毛头小子了。当然,若是他俩再打一架,他不见得会赢,也没有车再给他刮了。

TBC.

评论(7)
热度(26)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