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波飞】出狱之后

本篇全文修正版直走http://demeen.lofter.com/post/1d0f6694_ff93eaa

 

 

最近这半年聚义堂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
许多打扮时尚身材火辣的姑娘乐意时不时拉着朋友往这儿跑,哪怕只是点杯酒小坐那么一会。
既然有了漂亮姑娘,那么来这里的小伙子自然也会翻倍。这种情况之下,生意想不好,似乎也有些困难了。

张晓波坐在仿古的柜台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手里的账本,显然心不在焉。
抬抬眼皮子,谭小飞正在努力的跟一条木板凳上的污渍抗争。
显然,这就是生意红火的缘故之一。
半年前,谭小飞主动提出在店里帮忙干些杂活。张晓波明白他不好意思搁这儿白吃白喝白住,便同意了。可想想谭小飞是谁,娇娇公子小少爷,锦衣玉食应有尽有。常人道,俭入奢易,奢入俭难。
尽管出狱后的谭小飞从未说过缺钱,但这半年里,张晓波甚至不曾看他买过一件新衣服。曾私下托霞姨给他挑的一些小玩意儿,谭小飞都尽力推拒,坳不过收下的也不曾用过。

他不敢轻易试探谭小飞最为看重的自尊,也怕这番举动伤到两人看似和谐的关系,但这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天还早,通常而言,傍晚的聚义堂会更热闹,而现在才开门不到一个时辰,夜生活丰富的年轻人尚沉浸在甜美的梦乡里。
尽管早八点开门晚十点关门这样的营业时间对于酒吧有十二万分的不合理,但聚义堂,该睡的时候就得睡,该起的时候就得起。本就是深巷中的幽静之所,若是半夜三更还搁外头那般声色犬马,街坊邻居也甭过了。

“小飞?”谭小飞身形一顿,回过头来。半年过去了,他依然没有适应对方这样自然而然的称呼,有时候尴尬这种东西,就是莫名其妙徒增困扰,但显然这情绪是单方面的。

“我想了很久,觉得非常愧疚。”张晓波双臂撑着柜台,微微低着头严肃的说道。

愧……愧疚?

“这半年里,我违背了共产主义原则走上了资本家道路,思来想去,实在愧对党和人民对我教育。”

谭小飞一头雾水,一时之间拿不准张晓波这番话的意思。半年的朝夕相处里,张晓波始终表现的大方自然,甚至还带着一点自来熟。而谭小飞始终拘谨着,压抑着,不知如何应对这样的张晓波。换作以前,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小飞,帮我个忙。”

“你说?”

“收下这个,减轻我剥削伟大劳动人民的罪恶。”说着,张晓波把一个信封推到了谭小飞面前。

“……”

“这是你……”

“好”谭小飞闷闷的应了一声,便收起信封回了楼上的房间。

张晓波心里默默对自己不成功的笑话撇了撇嘴,明明准备了好几个星期的事情,还是给搞砸了。唉,如果张学军在肯定三言两语撂下钱就走人,又爽快又麻溜。他心里胡乱想着,脚下还是追了过去。

钱被放在了桌上,而谭小飞正在收拾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

“小飞,你这是干什么!”张晓波显然没有设想过这种可能性“我不是那个意思。”
谭小飞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身看着张晓波,而后者正有些着急的组织着语言“你听着,小飞……这个信封里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聚义堂没有你不会做到现在的样子,而你,也从不欠我什么。”
“……”
“这楼是我们家的老宅子了……以前我不懂事儿,想着法儿把自己往外头躲,张学军嘴上啥都不说,但一个人住着……我知道他怪难受的……”回忆起父子之间那段争吵的错过的时光,张晓波眉目间尽是无奈叹息。“小飞,半年了……尽管要你住这儿是张学军说的,但我是真把你当亲人看,霞姨也是。”
“……”

一股不知名的悸动与鼻酸不知怎地随着这句话冲上脑海,再止不住。
童年时,他有的是应有尽有的玩具,少年时,他有的是数之不尽的恭维,成年后,他有的是一辆又一辆的豪车和走马灯般送上门来的女人,入狱后,他有的是机械无趣的劳改任务和天窗里小小一束亮光。
唯独没有人给过他朋友,唯独没有人给过他亲人。

谭小飞一直喜欢武侠小说,金古温梁四大名家之作篇篇皆读,郭靖的本分守己以国为先,萧峰的为人耿直义薄云天,铁中棠的机智无双心怀天下,楚留香的侠名在外潇洒江湖,张丹枫的襟怀坦荡亦狂亦痴……
以前的酒肉朋友总笑话他读这老掉牙玩意儿,但谭小飞从不理会。
他总是很羡慕书里描述的那一切。
武林,江湖。
侠义,公道。
一报还一报,一环扣一环。
但世界不是江湖,书中人也不活在现实。遇见六爷之前,谭小飞一直这样认为。
那场闹剧,他名为讨公道,做的却不过是丢了脸面之后的仗势欺人。可六爷满足了他刻意的刁难,不曾计较他家人背后的阴险,又谅解他难以言诉的苦衷。哪怕临走,还记着嘱咐后人伸出援手,而张晓波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是不是真心,他都知道。

树尖头儿蝉鸣丝丝,老式风扇吱呀吱呀的转着,穿过枝桠,日光从木窗透过,斑斑驳驳映出交织的影。这一切突然的张晓波有些手足无措,他只得轻轻拢了拢双臂,安抚着靠在肩头的人。

良久,才听得谭小飞轻声一句“晓波,带我去看看六爷吧。”

TBC. 

评论(12)
热度(23)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