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启红】游泳教学记(上)

这是一个东北旱鸭子和江南浪里翻的故事,论有人助攻的重要性,论一个机智副官的生存之道。脑洞源自对长沙碳烤人肉串的无限幽怨……
AU,没有丫头,没有新月,欢乐无脑的启红甜饼。

“陆建勋这臭小子。”

“小兔崽子好算计。”

“就不信这王八蛋能在长沙城里翻天。”

一连接到三个佛式冷漠.jpg的副官一脸茫然。
自从接到陆先生的信,依次遭殃的有信纸,信封,钢笔,镇纸……好吧,就是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

“佛爷,陆先生这是说了什么?”
“…………”
“???”
张启山横了一眼地上揉成团的信。
张副官捡了起来。

启山兄,见字如面。
     初临长沙城,深感夏日之炎,闻兄常闭户不出。
     ……
     ……
     故冒昧相请,七日之后,于城南新建之泳池,恭候兄长驾临。
                                                                               弟建勋字。

张副官一个没憋住。
于是,连续两天。
“张副官,去给九爷捎句话。”
“张副官,新到的茶给二爷送去。”
“张副官……”
诸如此类。
苍天啊,每天都要迎着熊熊烈日蒸腾热气出门…张副官心里苦。

第三天,正午时分。
“张副官,去…”话音未落,张副官急急忙忙给了个建议“佛爷,别介啊,我知错了。都第三天了,您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法子,咱不能在陆建勋那丢人不是。”
张启山也皱了皱眉,陆建勋那孙子就是算准他不识水性,又知他不愿在外人面前失了颜面“副官有何高见?”
“我昨天给二爷把茶送去的时候,听陈皮说起二爷水性高超。”
“嗯……”
佛爷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于是张副官又道“不若佛爷您让二爷帮帮忙?”
副官表示,成功收获佛之白眼.jpg一枚。

时间倒回一周前。

“张启山,给我滚出去!”
“我的好二爷,这些话我们还是留着明天再说罢。”
第二天,第数不清次霸王硬上弓的佛爷真被二月红毫不留情的扫地出门,并附言半月之内别妄想踏进红府半步。

“佛爷,您看,陆建勋这事儿早就算过了,若是去找外人,难免给他留下话头。而九门中人我私下打听过了,会水的就二爷,陈皮虽也懂一点,却到底比不得……况二爷向来喜水,家中便有一池……且您也好些日子没见着二爷了……”

张启山脑海里好几条思绪拉扯着…不可给姓陆的留下话头…为人当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多一项技能多一条退路…
最终都汇聚成一条…好久没见着二月红了…好久没见着二月红了…恩…好久没见着二月红了…
于是“张副官,带上苏州新来的那批绸,还有云南过来的檀木链子,还有各地倒腾出的青头明器,咱们这就去红府。”
“佛爷,这只怕不成,今个儿二爷有戏。”
“那便去梨园。”一锤定音。

车行至梨园门口时,里头的戏已然开场,一妇人携着丫鬟在门口不住求情,奈何守门人就是不放,那贵妇正有离去之意,偏生瞧见张启山一到便给请进去了,心下不悦,又同那守门人争执起来。此间略过不提。

今个儿的戏是贵妃醉酒,张启山入场时恰逢着贵妃气苦,衔杯泄愤。瞧得台上之人身姿娇美,仪态万千,端得一副女子持宠任性耀美扬威的模样,不由会心一笑。

待得戏终场,客散尽。
红老板径直进了后台,不出意料的碰上了等候已久的张大佛爷“呦,稀客呀佛爷,每次您一来,我这梨园外头就得吵吵嚷嚷上好半天不是。”
张启山知他仍记恨着上次的事,正色道“二爷说笑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佛爷此来所谓何事?”
“闻得二爷精通水性,特来请教。”张大佛爷微微一笑,摆出虚心求教的姿态来。
二月红难得抓住张启山个短处,道“哦,佛爷想学游水?”
“正是如此。”
也好也好,谁叫他张启山平日里仗着身量高,又“能言善辩”,便动不动欺负人。
等到了水里头……呵
二月红启唇“那,还请佛爷随我回府。”

红府。
“怎么着陈皮,我早说你师父没真生气罢,十块大洋拿来。”张副官得意笑。
“哼,小人得志。”说着,陈皮回房摸了十块大洋给张副官。

同样是一周前

陈皮“这回你家佛爷惨了。”想起上次师父要他滚出去的时候……还是不想了。
张副官“此言差矣。二爷只是心中羞恼,才扬言要佛爷回避一阵子。”昨晚佛爷确实堂而皇之放肆了点,咳,革命军人不拘小节,不拘小节。
陈皮“别装你很懂的样子,十块大洋,我赌佛爷半月进不了红府的门。”
张副官“你输定了。”

tbc.

张副官小课堂

机智的张副官:夫夫之间,闹些矛盾再正常不过,比如佛爷和二爷,如果我要你滚,你真滚了,才是不识情趣【老司机脸】
耿直的橘子皮:哦【耿直boy并不懂你们的套路】

评论(2)
热度(58)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