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启红】游泳教学记(下)

文中🏊教纯属个人总结所以看文的伙伴们请不要尝试吼~

上文:http://demeen.lofter.com/post/1d0f6694_bd42af1

第一式 — 闭气

红家的泳池不大也并不深,毕竟,张大佛爷踩到底还可露出肩膀。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佛爷,佛爷?”二月红瞧着人沉进去就没了动静,连气泡也不见冒上来几个,心道糟了,谁知刚入水便被人抱个满怀。
张启山心道,游水真是迅速增进感情的迷之好技能。
二月红黑脸,是了,他忘了张大佛爷本是习武之人,闭气时间自然比一般人长久,可恨他还急急忙忙打算下来捞人。

第二式 — 抱团儿

“抱团儿俗名抱鸡蛋,动作是将双腿并拢靠在胸前,然后用两臂抱住。深吸一口气,然后在水中完成这些动作,直到感觉自己浮在了水面上。”二月红认真的阐述着。
“在下愚笨,还请二爷亲身示范一次。”张大佛爷语气正经,可二月红就是觉着哪里不对劲。
水色澄澈,张启山可以清晰的看到水下之人飘散的发丝,白皙的皮肤,美好的腰线以及因姿势蜷如初生婴孩而显露出的椎骨。
“张大佛爷?”
没反应
“佛爷?”
没反应
“张启山!”
“恩???”
“佛爷可曾学会了?”
“……”
二月红笑兮兮瞧着张大佛爷一次又一次的抱成一团在水里飘啊飘浮啊浮,心想着违和大概是因为听这家伙流氓惯了。

第三式 — 🐸的姿势

一整天,张大佛爷没出红府,没使唤副官,甚至没怎么离开床。
别想歪,他只是按照红二爷,红老板,二月红的要求练习蛙泳姿势。而据他那好二爷的说法,这种事情完全用不着下水,只要(佛爷内心:像个傻瓜一样)在床上一次又一次的(佛爷内心:毫无美感的)练习动作(佛爷内心:挥舞四肢)就好。
其实,二月红骗人的,蛙泳的动作水上水下都可以练。
他只是想看张启山这样一个总摆出霸道不可一世模样的家伙像个傻瓜一样在床上一次又一次毫无美感的挥舞四肢罢了。当然,为了佛爷的颜面,二月红好心的支开了张副官和陈皮。
其实,张大佛爷知道二月红在耍他。
不过,博君一笑,就是像个傻瓜一样在床上一次又一次毫无美感的挥舞四肢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四式 — 换气

张大佛爷自觉仿佛喝下去半个塘,鼻腔和喉咙呛得火辣辣的,痛感直冲眉心,大概刀割火烧也莫过于此。后天若没把陆建勋那厮嘎嘣嘎嘣碾渣泡水,他就不姓张。
二月红又是无奈又是心疼,换气这事儿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法子就那么几个,不呛上几口水只怕真学不会,可张大佛爷一上午少说喝了十多口水了…
围观的陈皮自豪的表示他学的时候喝的水比佛爷少。
围观的张副官默默的表示这辈子是绝不学游水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历经四天的艰难险阻和一天的自由练习,无论如何,张大佛爷终于能保证自己不再见水怂(划掉)退避三尺。

二月红语:至少也能装模作样扑腾两下了(够对付陆建勋了)。
副官语:佛爷可是我们张家头一个会水的。(自豪脸 )
陈皮语:游泳有助身心健康,泡妹把妞。(被副官拖走)(这种话当着二爷说容易引起误会)

至于城南泳池之约,让我们引用张副官一句话,姓陆小子踢馆又败扫兴而归,张大佛爷身姿潇洒引女相随。

于是,被拒于红府门外的第三天,傍晚时分,湘江畔。
张启山按照请柬上约好的时辰到了江滩,二月红早已恭候在此“一同从此处下水,对岸游一个来回,不知佛爷可敢?”
“当舍命陪君子。”
只是怕是舍命哄妻,张副官充满忧虑,不忍再看。老话说的好么,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要有大事发生啊。

回程之时两人本是并肩而游,谁知到了半途,似有所感一般,张大佛爷抬首四顾。
风平浪静,几叶小舟,唯独不见了二月红的影子。
正当张大佛爷焦急之时,什么东西猛地将他向下扯了一把,慌乱挣扎之际难免呛进几口江水,也不知怎地,江心水鬼寻人替身的传言忽的闪现而出,当下也顾不得深浅,用力甩脱了缠在踝处的东西,强忍鼻间刺痛吸下一口气便往深处潜去寻人。

“张启山!张启山你等等我!”二月红自小水性极好,少时朋友之间水下这般捉弄着玩儿亦是常事。当真未曾料到张大佛爷会以为出了什么意外。他自知玩笑过火,心下歉疚,却也只好追着人向江边去。

还想来一次?
张启山心中恼怒,两人本已甩开了十几米的差距,而身后再次陷入寂静。
一分钟……
两分钟……
没有任何异象发生。不好,似是突然想到某种可能性,张启山猛地向回游去。

“……”本以为军座会凄惨的躺着被二爷拖回来,谁曾想二爷才是脸色绯红的被军座抱回来的那一个……
张副官一脸蒙圈,潜意识切换为非礼勿视状态。

张大佛爷将人放在江滩之上,道“还请二爷忍着些。”说话间已着力向小腿后侧承山穴揉去,二月红惊痛出声“张启山你动作放轻些!”
头次确是有心捉弄人,谁能料得后来会小腿抽筋动弹不得。想他二月红纵横大江小湖这么多年,当真阴沟里翻船了。
张启山瞧着人疼得面色苍白泪光盈盈,也不由软下心来放轻动作道“下回二爷可还乱开这般玩笑?”
“……”
不得答语也是意料之中。
张启山一面拉过外衣给二月红披上,一面又道“要罚二爷件事。”说罢,在二月红耳畔低语了些什么。
“你!”二月红不争气的红了脸。
张大佛爷只是微微一笑,抱着人向车上走去。
“佛爷,张大佛爷,张启山,我错了……”二月红有些讨好的用双臂环住某人的脖颈。
“晚了。”

Fin.

评论(4)
热度(65)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