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波飞】出狱之后(终章・上)

本篇全文修正版直走http://demeen.lofter.com/post/1d0f6694_ff93eaa

 

 

这更比较短小算是个过渡,争取下章完结(/ω\)

聚义堂生意走不开,霞姨那儿约了饭,邻家丫头嫁人……

总有其他事情要忙碌,总有其他事情更重要,市井生活零散而琐碎,却也细细密密,扰的人脱不开身去。待到两人真正得空前去探望六爷之时,已然冬季。

北京的冬额外清冷,街头叫卖的,进城做工的,北漂奋斗的,到了年关,都急燎燎的赶回家乡欢聚一堂,剩下的,也就似座空城了。

本地人倒是得意自在的很。一年到头,也就过得年节这几十天悠闲日子。往日里,小小四九城,全国各省世界各地上千万人皆挤在一处,麻烦事情哪能少了去?光论人头都抵过某些国家总数了不是。

屋外梁上的八哥畏寒,小飞约莫是愧疚着枉死了六爷以前那只鸟儿,对晓波新养的八哥格外好,刚转冷那会儿便把笼子给搁到屋里头,每日喂食添水,小心的伺候着。晓波没事总喜欢逗弄一番,可又不给什么甜头,因此那鸟儿见着晓波,总也没个好脸色。

“小飞,你来看看,这小破鸟又不搭理我。”
“行了,知道人家不待见还瞎招惹。”小飞想了想,还是回转去给鸟儿食盆里多加了点粮,又催促晓波出门的动作快些。

自打上次闹那一出和解之后,两人的关系说不上什么巨变,但确实有些东西明摆在那儿,不一样了。

小飞依旧住在聚义堂,却不再推拒应得的工资和众人时不时的热情。晓波素来沉稳,面上笑意却越来越多。久而久之,聚义堂的客人们都发觉出店中气氛玄妙,相熟的女客更是大胆,时不时还出言调侃,张晓波打个太极应付自如,小飞听了也不过一笑,并不刻意辩解。

寒枝峭雪,霜结棱花,地上积雪足有半尺厚。
张晓波刚拉开门就被寒气激的缩了缩,回头做了个鬼脸,小飞脚步一顿,挂在脖上的围巾又默默多围了圈。

车是银色的现代,晓波月前新买的,论起性能外观,自然是连小飞以前千万豪车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却胜在内部宽敞价格低廉,跑跑城里一点问题没有。虽说小飞常开玩笑满大街的出租车同款,却也没半分嫌弃之意。

车里暖气开的足,乍一下车,风割的面上生疼,连鼻尖气息都化作了阵阵白雾,吞吐喷腾不息,好在人穿的厚实,只可怜那墓园建在山腰子上,待得兜来转去绕到六爷坟前,两人早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也不讲究什么,就手拍了拍碑上积雪。烧刀子,两条烟,快手快脚地摆放好了,一时竟也无言。

“我爹这人啊,就是个倔驴脾气,性子又刚硬,遇着事儿也不肯服软…但路是自个儿选的,我们做小辈儿也拦不得,过去的事…你莫记在心上了…”张晓波说罢,瞧了瞧神色不明,欲言又止的谭小飞,识趣的留了个空间,避到他处去了。

评论
热度(15)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