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HP】An Unexpected Letter Ⅶ(LMSS/G/完结章)

第十七章

“啊,马尔福少爷!”

真是一只奇怪的布莱克家精灵,自从茜茜嫁给他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一只小精灵这样称呼过他了。

他们只会说“卢修斯主人”。

这只精灵颤巍巍的,老的几乎不成样子了,他佝偻着腰,把卢修斯和西弗勒斯请进了庄园,并为他们上了一份地道可口的奶油水果馅饼和花茶。

但这些都不是最值得关心的问题,他们已经来到了当年的别庄,而这别庄里只有一只属于布莱克的精灵。

所以茜茜根本就是用自己的私藏把它从马尔福家转到了布莱克家名下。

可这些意义何在?茜茜又为什么定要他来这里?

老精灵咳了咳,自我介绍道“Clark,从小照顾茜茜小姐的精灵。”

卢修斯皱了皱眉,他可从不知道茜茜有这样的小精灵。

“茜茜小姐说有一天会有两个人来,他们来了,就带他们去...”老精灵长长的白白眉毛抖了抖“我等了许多许多年,终于等到了,也终于见到了...”他的眼里甚至泛出了些许泪光,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西弗勒斯。

冷酷如魔药大师,都被这眼神看的有些背后发毛,幽幽的,悲伤的,又有丝怨恨。

卢修斯本能的打断了这有些诡异的事情走向,挡在了西弗勒斯前面“带我们去那个房间。”

看到卢修斯这番举动,老精灵反而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带着他们去了当年卢修斯住的那个房间,那个现在所有这一切开始的地方。

“马尔福少爷,这里请。”老精灵指了指回廊尽头的房间,便不再往前迈一步了。

“等等...”西弗勒斯扯住了卢修斯的衣角“这里有人下过禁制。”

“禁制是茜茜小姐做的。请马尔福少爷进去吧。”老精灵恭谨有礼的解释着。

西弗勒斯有些担忧,这件事始终古里古怪的,古怪的死亡,古怪的留条,古怪的小精灵。即使这一切真是纳西莎一手布置的,又都是为了什么。

知道会有两个人来,又设下一人的禁制。

卢修斯似乎看破了西弗勒斯的隐忧,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慰道“茜茜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还请您快些进去吧。”

卢修斯对西弗勒斯笑了笑,才踏入了那条长长的回廊,靴子与大理石地板摩擦出清脆的噔噔声,渐行渐远,终至于无。

“这位先生,请跟我来。”小精灵弓下身子,做出请的动作。

西弗勒斯并不喜欢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似乎处处都被一根无形的线牵着鼻子走。可这毕竟是纳西莎的小精灵,再怎么样也得看在她的份上,看在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上对她的家养小精灵保持一些礼仪“难道不需要在这等候吗?”

“不需要的,先生。茜茜小姐另有交代,请随我来。”精灵的双手紧紧的相互交握着,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西弗勒斯默不作声的跟着他来到了天台的小花园,向远处可以看到连片的薰衣草田,而背靠的正是阿尔卑斯山脉,连绵的雪峰。

这就是卢修斯当初描绘的一切,正当西弗勒斯愣神之际,精灵啪的消失了。

花园里的草开始疯长,有的缠住了西弗勒斯的脚,有的勾住了他的手,挂在架上的藤蔓也渐渐向他拢去。

西弗勒斯的魔杖出乎意料的被不听话的小草勾走了,多年不练习,竟连基本对敌技巧都生疏了。

如果再回到战火纷飞的当年,呵,西弗勒斯再没那般自信与大胆了,岁月磨蚀的可不止身体,他试着用了些仍能熟练使用无杖魔法对抗,一时却也奈何不了这些不屈不饶顽强拖着他的草木。

“Diffindo.①”一个精准的咒语撕裂了裹在西弗勒斯身上的植物后又将其连根拖起。

是卢修斯,带着爱慕柔和与复得喜悦的卢修斯,“当年”那个卢修斯。

但西弗勒斯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被卢修斯拉扯过去,用魔法飞行快速的离开了庄园。

“你....”西弗勒斯话未出口,身后的偌大的庄园轰然倒塌,他哑口无言。

“这到底怎么回事?”

①四分五裂,用到此处其实不准确,但没想出更适合的了。

第十八章

啤酒比较适合冲动的人。

毕竟在随意而浪漫的法国,并且,卢修斯实在是需要点什么来平复心情。

西弗勒斯有些讶异的看着卢修斯走进街头酒吧要了份冰啤,又不顾形象的大灌了下去。

“西弗勒斯……”卢修斯缓缓地放下了自己的杯子,眨了眨眼睛道“我知道此刻你有很多不解,很多想问。但…再给我两天的时间好么?”

西弗勒斯点了点头,他等了这么多年,自然不在乎多这两天。

然而,两天后,他们坐上了一艘出海的船。

“卢修斯?”

直到十分钟前,他们来到码头,西弗勒斯才知道他们要出海这件事。

“你是想改行做渔民吗?”毒舌可不会因为什么情感因素稍减半分。

卢修斯没有回答,他兴致勃勃的拉着一脸不甘愿的西弗勒斯到甲板上早已布置好的餐桌边坐下,示意等候已久得仆从可以去为他们准备今日的午餐。

“亲爱的西弗勒斯,我想,现在我能为你给出一个恰当的解释了”他打了个响指,一份字迹优雅隽秀的信件出现在西弗勒斯面前。

他沉默的看完了信件。

“所以…是纳西莎”一手策划了卢修斯的遗忘,鼓动了家族的联姻,顺带谋取了那个本应属于他的人?西弗勒斯没再说下去。

尴尬的寂静蔓延开来“……西弗勒斯,我十分抱歉”那双灰蓝的眼睛里盛满了愧疚与悲哀“但我仍然不希望你记恨茜茜。”

“卢修斯……整整六十年……”

如果不是他足够坚持,如果不是他一直心存眷恋,哪怕曾一步走错,又或是他死在了与黑魔王的那场残酷战争里,他都等不到与那个卢修斯的重聚,等不到纳西莎的偿还……回想起他曾遭遇的那些生死关头,幸运的自觉油然而生,如果仍有什么能让深谙生活残酷艰忍的魔药大师动容如斯,大概就是此刻了。

“或许我该感谢她…”

多少人能在对的时间恰好遇见对的人?世间少有。人生并不是情爱小说里那般跌宕起伏轰轰烈烈,爱一场又恨一场喜憎分明。

相反,绝大多数人都在错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在怀缅终生的同时抱憾终身。西弗勒斯向来不曾被命运例外,遇见卢修斯亦如是。

在那个黑色恐怖蔓延,惊慌动乱的世界里,青涩少年不成熟的恋爱绝不会在提喀女神蒙着眼睛的情况下获得永远,而纳西莎的出现恰是时机,她为时间修正了他们相遇的错误。

卢修斯的真心,西弗勒斯的坚持,大概这一切都在纳西莎的预料之中,所以这个聪明的女性斯莱特林成功的为自己窃取了一段梦中的爱情,又洒脱的放手离去,给现实之人留下幸福的机会。

而那个小精灵,大概也是这段真相知情者,为女主人自尽的选择对西弗勒斯心怀不忿吧。

“谢谢你,西弗勒斯。”那双美丽的蓝眼睛又盛满笑意了,地中海灿烂热烈的阳光映上铂金长发,又还有什么能比过失而复得的爱人柔和一笑?

此时,侍者适时的端上了一份丰盛的午餐,又礼貌的为两人创造了独处空间。

卢修斯却难得的有些扭捏了,而西弗勒斯在等他开口。

“西弗勒斯,我想……”卢修斯有些紧张“你也许愿意和我一起乘船去意大利?”

西弗勒斯面露惊讶“马尔福庄园该怎么办?”

幸好不是拒绝,卢修斯心想到“从庄园出来的那天晚上,我便写信给德拉科了。”

“……”

“不要生气,我亲爱的西弗勒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能从法国出发,前往意大利,然后去西班牙,再慢慢向北走,周游这个世界,假设你愿意暂时放下你的研究来一次即刻出发旅行?”

西弗勒斯也露出了笑意“既然已经登上这条船,我还能有回头的机会?”

“当然不能。”卢修斯迅速的接过了话,不再留下任何一个让魔药大师反悔的机会。

Fin.

完结撒花,距离最开始写这篇文已经过去三年了,中间停更了相当相当长一段时间,唉,我真的很抱歉自己的懒惰与随心所欲,因为从来不写草稿而这篇文也是冲动之下的产物没预料过会写出十八章来_(:з」∠)_所以当真正完结这一天到来我也很不可思议,因为时间久远,文中可能有些bug或者不流畅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最后,感谢所有曾给过我支持的你们!【献上爱心】

评论(6)
热度(44)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