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波飞】出狱之后(终章・下)

本篇全文修正版直走http://demeen.lofter.com/post/1d0f6694_ff93eaa

 


谭小飞再找到张晓波的时候,他正靠着一棵老松昏昏欲睡,嘴里还小声咕哝着什么,仔细听了一会儿,不由失笑。

“快醒醒罢,要回家了。
“嗯?嗯……”

晓波低头看了看表,将近一点。
此时,距离他们到墓园已过去了足足三个小时有余……
晓波暗自咋舌,谭小飞这家伙,平素少言少语的,怎么突然这么多话跟张学军说,这样一看,也无怪他等的犯困。

冤枉。
谭小飞并没有忽然健谈。
过去的三个小时里,他更多的时间花在沉默的盯着那块碑。

大概他太渴望温暖,大概他羡慕平凡生活太久,大概出狱那天的日光太过炫目,谭小飞苦涩的埋怨着。

他费尽心思为莫名的动心寻找理由,却无一条言之有物。

“还不晚啊,咱们去涮个锅?”

“好啊”谭小飞笑着应下,这个人真的对火锅情有独钟,哪怕已经吃的满嘴燎泡,还是忍不住一再前往。

车被甩在巷子口,张晓波熟门熟路的带着谭小飞往里头窜。

老胡同里的大铜锅开汤,手工刨的薄肉片往里头一滚,酱料涮着,一口进去,晓波呲牙咧嘴,也不知是烫的还是燎泡给疼的,谭小飞赶紧递酸梅汤过去,哭笑不得。

吃饱了出门,两人也没急着开车回去,顺着小道溜圈消食儿。

那涮羊肉地方离故宫不远,两人合计着去后头景山公园转转。

那地方不收钱,不少附近的老头儿老太太没事儿去跳跳舞散散步,不过冬天天冷,又逢着工作日,整个公园都冷冷清清的,连保卫处的大叔也裹着军大衣,捧着热水壶躲进了有暖气片的值班室。

这景山,说是山,其实就是皇帝老子建皇宫那会儿,挖土堆出来的一小山包,多少年以前,这还是全北京城最高的地方,只有皇帝才能站到顶上,俯瞰整个紫禁城,那感觉,就叫一个,朕的江山天下。

俩年轻人手脚利落,没几下子就爬上了那小土包,到了万春亭跟前。

晓波随手擦了擦栏杆上的雪,也不嫌弃,胳膊往上一搭,入眼就是整个故宫。

四四方方,像格子,又像棋盘。

皇家重地,千百年的时光都浸在这套古老的建筑里,每一座殿,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里头都藏着故事。

晓波很喜欢来这里,天地之浩大蜉蝣之渺小,片刻尽收眼底,夕阳壮美,历史盘桓,风在耳边吹过,雪花在空中翻转,站在这里,他甚至能感到日暮西沉的分量,而这个古老帝国的中心,就这样静静伫立着,四季轮转,日复一日,看东升西落,风流云散。

而谭小飞陪着他,安静的,沉默的。

他是个矛盾的人,刚认识他的时候,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讲义气又要面子,活脱脱像个青春叛逆非主流,离开囚笼的时候,会害怕会软弱,又无依无靠,还硬撑着好强,招人心疼。

就像……
就像一只蚌。
坚硬的外壳粗砺而咄咄逼人,只是为了保护内里柔软脆弱的蚌肉。蚌壳很难撬开,却不是不可以撬开。

需要时间,需要技巧…需要温柔。

张晓波也挺倔的,跟他爹一样,硬骨头,他当初不肯跟小飞低头,却不是不明白,谭小飞并非坏人。
他们同样渴望家庭温暖,又不屑亲情冰冷那一面。

你愿意做孤独终身的亿万富翁,还是一穷二白的快乐铁匠?晓波做这个选择题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而生活和命运往往不由自主,不幸如小飞,从来无法选择。

“小飞,以后就真的留在聚义堂吧,做我的家人,我们大家一起。”他其实没有理由阻止小飞去追寻更好的生活,过更好的人生,他知道他可以,无论路途多么辗转崎岖,但晓波有私心,他想留下他。

谭小飞仿佛吓了一跳,面色白了白,欲言又止。

你看,期望从来不代表现实,张晓波考虑过拒绝的可能,他也尊重它,却无法控制的心疼他选择了那条更艰难的路。

“恩……我知道总有一天……”晓波顿了顿“祝你…”

谭小飞亲了他。

轻柔,又绝望。

“这样的家人…你也要么?”

谭小飞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很灿烂,仿佛拥有太阳的眷恋,只是他现在笑的比哭还勉强。

晓波傻傻愣住的时间仿佛世纪之久。

以后的谭小飞这样告诉他。

从此,静好岁月,绵长时光,他们将共同度过。

Fin.

又完结一篇挖了很久的坑太开心了('◇'`)不要看更文周期长但其实一直有在构思该如何结局,本来希望能有一次带感的肉写到两人获得霞姨认可甚至领养孩子,后来觉得没有必要,初衷就是希望他们幸福温暖互相陪伴,那么写到就满足啦!恩…不管还有没有人在看这篇,都谢谢你们给过我的支持,有人分享这一对的酸甜苦辣我很开心呀~

评论(1)
热度(25)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