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钢琴家】后来(上尉/钢琴家)

苏联,劳改集中营,他的人生止步于1952年西伯利亚冰冷的风中。

————————————————————

那把罐头起子,那件德军外套,来自战争的遗物,钢琴家一直留着它们。

他仍留在了波兰,美丽的国家,他的故土。
朋友曾玩笑般询问,他是否要如贝多芬为音乐献祭一生。
他笑了笑,没有答话,却仍旧独身一人,不来不往。

黑西服,小领结,钢琴家坐在金碧辉煌的演奏厅里,十指跃动。
他的琴技越发精湛。
他总是把最好的观赏位空出一个。
尽管不曾有人来过,他仍然固执。

十年过去了…

二十年过去了…

时光从记忆的夹层中抽身离去,不留下丝毫怀缅余地。

钢琴家也老去了。

他眯着眼睛,靠在温暖的火炉旁,任由困意席卷。
静如沉水的梦里,没有恐慌蔓延,没有动乱荒唐,他只是再次回到了那个充满奇迹的夜晚,见到那位金发蓝眼的军官。
他坐在钢琴前,他倚在钢琴边,G小调第一叙事曲轻柔流淌着,仿佛自由的白鸽在天空翱翔。

Fin.

他们的相遇充满奇迹,他们的结局悲惨现实。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发泄这种情感上的痛苦,于是就有了这个段子…战争真是人类对彼此做过最可耻的事了…如果有来生,我希望他们处在和平年代,自由又快乐。

评论
热度(27)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