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罗根个人向】前夜

三哭的死去活来啊,感觉这次狼叔是真的透支了,心灰意懒的把所有责任都卸下了,如果永生是一种诅咒,死亡才是最好的解脱吧,唉……看完电影的抑郁产品,时间设定是逃往加拿大的前夜。

——————————————————————————



罗根坐在涯边一块突出的巨石上,抽着不知哪个小屁孩偷偷藏在抽屉夹层里的烟。火光明明灭灭,像挂在遥远天际的星辰,又远比那抹朦胧暗淡来的炙热。

大概她很快就会忘了我,罗根这样想着。

他已经是个老家伙了,而X-23还年幼,一个小姑娘又能对生命中认识不过短短两星期的过客在乎多少呢。记忆是最无情的沙漩,与时间共同吞噬着青春,越是挣扎反抗,越无力深陷。

X战警的时代早已过去,那些伟大人物深眠六英尺之下,而他,他大概也不远了。

那些事情,真真假假的掺在了儿童漫画、床边故事里,慢慢成为传说。

妈妈,你说真的有心灵感应者吗,像X教授那样的?

妈妈,你说真的有万磁王吗,他能控制一切铁制的东西?

也许有,也许没有,取决于母亲的心情。

也许她会温柔的哄着自己的孩子,这些当然是真的,然后重复那些版本各异神话般的故事;也许她会冷淡的陈述,这都是骗小孩的玩意儿,不要当真。因为传说就是这样亦真亦幻模棱两可,时间久了,连是否存在都需要被质疑。

所以到底为什么而存在呢?变种人是上帝的宠爱的恩赐,还是该死的错误?
近些年来,当大脑没被烈性酒精和繁重杂活麻木时,这个问题就会蹦出来刺激刺激他。

如果卡利班知道坚硬冷酷如他也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一定会狠狠嘲笑金刚狼也有这一天。

没有人能否认罗根是优秀的战士,而讨人喜欢这件事却难算到他,毕竟为人行事是毁是誉在罗根的一生中从未被纳入考虑范围。

细微的响动从背后的塔楼上传来,罗根下意识调动知觉感受,却模模糊糊,始终无法断定来者身份。

并没有敌意,他又放松下来,目光散漫的扫过对涯几株扭曲生长在石缝间的草木,吞云吐雾。

来者在他身边坐下,也是沉默。

这男孩儿叫什么来着,罗根思索半天也没有想起来,索性抛开。

黑人男孩显然在这群小家伙里充当着某种权利扮演者,性格沉静谨慎,话语温柔有力,又富有号召力。不得不说,有那么点令他想起当年的查尔斯。

那是最好的时光。

幻影猫和小淘气在远处草坪上打打闹闹,镭射眼翘着脚躺在树荫底下似乎正在午睡,而琴抱着书本在日光里向他微笑着打招呼。那时,查尔斯和他的理想闪烁着无比耀眼的光辉。

泽维尔天才少年学院,是变种人中当之无愧的最好学院。

“你…X-23的基因…”男孩终于开口,他基本上可以确认,但还是想亲自求证。

“是我。”罗根承认的干脆利落,这本来也不需要隐瞒。

“恩。”

“照顾好她。”

“我会的。”

话题就此终结。

涯口的风在夜里格外刺冷,罗根起身,又深吸了几口,就手捻灭了烟头,火星飞快地灼过了拇指,照例留下灰黑的痕迹,这次的疼痛却没有消失,烫伤的皮肤也没有立刻恢复。

不止一次了,但已经没什么所谓了,不是吗。

Fin. 

评论
热度(7)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