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叶王】离家出走那些事

设定叶王竹马竹马,王爸妈都是老师,叶妈是老师,两家人都住在大学中。
叶王OOC,不要打我,我有锅盖,顶着逃走。

————————————————————————————

老头和亲娘上班去了,叶秋跟着夏令营活动这阵子都不在,独自一人的叶修这边刚自行解决午饭,准备与午后暖阳来个相亲相爱,电话就叮叮咚咚响起来。

谁会午休时扰人清梦啊,叶修抱怨着,完全没有在乎自己早晨十点才起床的事实。

“是修修吗?我是王杰希的妈妈。”

嗯?

叶修懒懒散散的神色立刻收敛起来,语气也甜了一个加号。

“是叶修,请问阿姨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啊,我想问一下,我们杰希有没有在你们家玩啊?”

王杰希?

这家伙什么时候主动找过自己了?

两家长辈关系不错,母亲又都是做老师的,所以叶修和王杰希打小儿就认识。不过叶修大两岁,听大人们说,当王杰希还被抱在怀里的时候,开口叫的第一个名儿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修修,着实让王爸王妈好一阵嫉妒。

然而王杰希和叶修现在谁都不肯相信这个说法。

王杰希是不肯承认自己没有任何记忆的事情的,叶修是不信高冷如隔壁大眼也会这么软萌可爱。

也是,面对叶修随年龄进阶的挑衅调戏,不高冷才见鬼吧?一身不动如山的本事,都是练出来的。

叶修:“没有啊阿姨,杰希怎么了?”

那边王妈妈的声音里又是焦急,又是苦恼:“杰希他,唉…说了他两句,结果这小子上午不见了人,到现在都没回来,我找也找不到人,他还不接电话。”

呦呵,给能的,大院一霸我都还没离家出走过,这家伙先离家出走了?

“修修,你们平常上哪玩啊,麻烦你也找找他吧,我怕他一个人在外头出事儿。”

“没事没事儿,阿姨别着急,我去找他。”

叶修挂了电话,便拨了王杰希手机。

“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臭小子……”

叶修套了件外衫,气势汹汹出门揪人去了。

大院东面有个小沙坑,里头好几排单双杠和高低架,王杰希平时放学路过的时候,最喜欢去翻最高的那个双杠,然后坐在上头,两条细瘦的长腿挂在一侧,晃来晃去,就差踢翻不上双杠的叶修一脸。

叶修不服,叶修会在沙地里挖坑,抱着不知从哪折腾来一堆纸片儿树枝儿,摸出打火机给点着了,然后坐在边上看火呼呼的烧,时不时还摸出几块用来逗叶秋的奶糖往火里扔,仿佛自己是个正在表演野外求生的大侠。

王杰希被这奇异的举动吸引了。

王杰希跳下了双杠,蹲到了叶修身边,和他一起看火噼里啪啦的烧,仿佛自己也成某个江湖侠客,宿在山洞里头,面前是一捧取暖的火光,火里散发的,是烤化奶糖的甜腻味儿。

大中午的,没有树荫遮蔽,强烈的日光照的那排铁质的健身设施发烫,沙坑仍是那个沙坑,不过空空荡荡,没有人影。

西园有个老图书馆,正面背阳,偏偏地砖又是墨绿的大理石,屏风还是一扇透明的玻璃砖墙,两厢一映,又没有阳光,于是一年四季都阴阴森森的。

院里的小朋友之间,都暗传此图书馆有人上过吊,所以总是又湿又冷,走廊还不时阴风刮过,

总之,有鬼。

王杰希不信这个邪。

但王杰希信玄。

于是没少拖着叶修三更半夜往那图书馆凑,带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咒语书和驱散粉,打着手电筒,想找出那女鬼当初上吊的地方,解了她的冤情,还图书馆圣地一个清净。

大半夜的,你问叶修怕不怕?

叶修当然有点怕,但王杰希的使命感实在太强烈了,导致他也受到了某种召唤,次次义无反顾的陪着王杰希来。

只是,他每次都要快走几步,牵着他家大眼的手,两个人并着肩往图书馆摸。

你问王杰希怕不怕?

王杰希不怕。

叶修说,你这是胡说八道。

因为他家大眼不仅一次都没甩开他的手,还死命捏着,掌心甚至有细密的汗。

有一次夜探图书馆,叶修跟王杰希正爬到三楼,突然听见走廊里细碎的脚步声,王杰希赶紧转头示意,好像来了,你安静。

叶修当然无法安静。

他尖叫一声,拉着人用平常学校测验百米冲刺也达不到速度往楼下冲。

王杰希傻眼了,不知是不是被叶修的尖叫突然带入了情境,只来的及向身后撒了一把“驱散粉”断后,就跟叶修一起尖叫着往下冲,直到跑出图书馆百米开外,确定“鬼”不会跟出来之后,才停下脚步气喘吁吁。

“你……你瞎叫唤什么……”王杰希埋怨。

叶修:“你不也叫了?”

王杰希:“……”好像是。

两人惊魂未定的踩着月亮回了家。

第二天,叶修才记起来问:“大眼,我俩昨晚可是出生入死了啊,你那驱散粉到底啥玩意儿,一把降妖除魔管不管用啊?”

王杰希难得梗住一会儿,缓缓道:“应该有用。”

叶修一听不对劲:“怎么说?”

原来王家妈妈那阵子迷上吃汤圆,觉着老去外头买也不好,就弄了一袋子糯米粉回来自己搓汤圆。

听说糯米驱邪。

恩……磨成粉的糯米也驱邪吧。

王杰希老实交代了偷拿王妈妈一大把糯米粉的犯罪过程。

叶修:“……”

不久后,大院里谣言四起,说图书馆有鬼。

巡夜的保安瞧见图书馆有灯没关,顺便给上楼关了,离开时在走廊里铺头盖脸给兜了一把白粉子,还听着好一阵似人非人的凄厉尖叫。

从此,大院里的小朋友是谁都不敢再靠近老图书馆了。

叶修和王杰希也不去了,斩妖除魔拯救世界失败,简直不是那么一两点挫败。

老图书馆一如既往的寂静,叶修前脚迈入大门,后脚立刻觉得王杰希不会在这里。

于是他绕到了图书馆后的花园,花园里有一面隐蔽的墙,墙上有着花花绿绿的粉笔印,叶修蹲下身子,摸了一会儿,墙角还藏着他俩以前从教学楼摸出的粉笔,有紫色,蓝色,黄色,还有一只少见的橙色,被王杰希宝贝的用卫生纸包了起来。

墙上那些画,现如今叶修也看不大懂了。

其实大部分应该是老王的杰作?

好像是扭曲的星座图和什么法阵,尽管有瓦檐为风雨稍作遮挡,但在水汽和时间的作用下,粉笔印已被消磨地残缺不全。

叶修仔细看了半天,好像高逼格法阵边两个手拉着手的背剑小人是他画的?

YX

WJX

两只小人的肚皮上如是写着。

画底下还隐约有两个什么字,太模糊了,末什么,叶修认不出来了。

末?

不,不是末。

叶修和王杰希涂鸦墙的大工程结束那天,两人欣赏了好半天。

叶修评价王杰希的星辰大海魔法阵,十分嘲讽:“鬼画符有道士天分。”

王杰希评价叶修的豪侠江湖行,惜字如金:“土。”

不过,嘴上说着,半夜王杰希还是偷偷溜回了墙边。

这次没叫上叶修。

小小的王杰希认真地在这副两人合画的大作下提了两个字。

未来。

“喂?”叶修接起电话。

是王杰希。

“你打我电话干嘛?”王杰希问。

“问问你饿死没?”

“还没。”王杰希说,“但也差不多了。”

啧啧,还会大喘气了。

叶修:“你在哪呢?”

一刻钟后,叶修和王杰希并排蹲在楼梯间里嚼吐司。

“我说老王,你可真行,离家出走就呆自己家门口楼梯间啊,哥可是好一通找。”

王杰希皱眉:“没离家出走。”

叶修扬扬手机:“你妈'亲自'给我打电话说的。”

王杰希嘴硬:“你见过离家出走就蹲家门口的?”

叶修:“这不刚见过?”

王杰希不说话了,王杰希狠狠撕了一块吐司边儿,扔给叶修堵嘴。

王杰希向来是大院众家长口中的模范少年,众小孩心中又气又羡慕的别人家的儿子,而谁说别人家的模范儿子没有闹脾气的时候。

楼梯间里黑乎乎坐了几乎四个小时,一听见电梯开门声和脚步声还得挪窝躲躲,光闻各家各户饭菜飘香,自个儿又吃不到午饭,王杰希一时冲动净身出户,早就后悔。

叶修接过面包边儿,拍拍王杰希肩膀,说:“下回离家出走别怂在楼梯间啊,哥带你飞。”

王杰希不想理叶修,王杰希乖乖回家了。

Fin.

后来,后来你们都知道的。

叶修搞了个大事情。

再后来,王杰希也跟着叶修搞了个大事情。

大事情就是我【呸划掉】

啥,你还问叶秋怎么不跟他俩混在一起啊

因为叶秋打小慧眼如炬啊,他才不掺合混账哥哥跟隔壁老王那些【gay里gay气的】破事儿呢…

瞎了瞎了。

评论(7)
热度(54)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