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erous

阶段性cp热重症患
随缘入坑 随机产粮 随时跳船

【Kingsman】睡前小段子之四

(上)

人的一生只有三次该被登上报纸。

出生,成人,和死亡。

第一次Harry没有做到。

Hart家族不会容许公开报道一位情妇孩子的出生。

尽管他母亲十分受宠,甚至超越当家主母。

说来也好笑,为了反抗自己的家族,年轻的Harry纹了纹身,打了耳洞,留了长发,还戴着杀马特式的亮片。

真是一点贵族品味都没有,这是前任Galahad的原话。

在Harry之前,贵族后代一直垄断着每一任Kingsman的选拔。

虽并非正统,但到底是Hart家族的血脉,这也是Harry得到参选资格的原因,既然不能继承家族,总得把他安排到合适的地方。

唯一出乎家族意料的是,两年的训练后他成为了一名出色的Kingsman,继任了Galahad的位置。

可惜,他也因为繁重的训练错失了第二次公开报道成人礼的机会。

两年。

Harry稳重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

他洗掉了纹身,补上了耳洞。

利落短发。

玳瑁框镜。

suit & tie.

看上去简直是活脱脱的衣冠禽兽,这也是前任Galahad的原话。

明明是位考究的绅士!

"以后你就是Galahad,而我可以退休清闲了。"告别宴上,那人如是说到。

Harry皱了皱眉,关于导师记忆大致停止于此。

他的容貌早已模糊在久远的时光里,余下的竟不过那人寥寥数语,其间依稀可辨他风趣且尤爱调侃自己的古怪爱好。

推荐,继承。

Kingsman历来如此。

大概很多年很多年后,Eggsy也会像他一样,谈起自己的导师时,已看不清旧事模样,只余下隐约的只言片语可以回想。

但愿如此。

如此最好。

枪声响起的前一刻,Harry留下了他最后的祝福。

次日。

报刊的一角,登上了一则小小的讣告。

Eggsy仔细的剪下了它,贴在了那间书房里,然后锁上了那个不会再被人使用的屋子。

(下)

"Manners maketh man. "关窗,扣锁"你知道那意味这什么吗?"

"我看见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他将手掌附在镜上,眼神温柔的注视着他。

"Your manners, Eggsy. "那人皱起眉头有些无奈的提醒他。

可悲啊,他竟然清清楚楚的记得Harry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点滴细节。

仿佛他仍活在当下。

这样说吧。

或许他一直活着。

活在Eggsy心底某个小小的角落。

ps:脑洞是突发的,情节是胡掐的_(:з)∠)_不过耳洞长发杀马特倒是真事π_π科林叔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段非主流时光呐= =都是年少轻狂惹的祸啊喂!

评论(2)
热度(7)

© Lucerous | Powered by LOFTER